深扒《心居》第18集,施源进爱蒙,顾清俞的婚姻进入倒计时

《心居》第十八集,施源意外拿到爱蒙的offer。

施源很开心,顾清俞却有不祥之感。

只凭这个不祥之感,就能看出顾清俞是《心居》中的智商天花板。

她已经意识到,辛迪决定用施源,是为了掌控自己,玩的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

顾清俞知道,对爱蒙来说,施源根本不符合爱蒙的招聘标准。他对爱蒙的最大价值就是,他是顾清俞的老公。

施源对顾清俞说,“不会给你添麻烦。”

对此,我像鲁豫一样不敢信。

但凡施源进入爱蒙,爱蒙势必要给施源下KPI——毕竟爱蒙不是顾清俞,得了给施源花钱就很开心的病。

1997年,施源离开上海后,他几乎衰了二十年。此时的他,太想要在职场中证明自己。那么问题来了,但凡他想要在爱蒙中站稳脚跟,必定要和顾清俞打交道。

顾清俞已经在施源面前暗示,爱蒙啃不下她这块硬骨头,会让他来啃。

要事业,还是要婚姻,成为顾清俞的选择题。

无论做哪种选择,对顾清俞来说 ,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糟心事儿。

施源没有顾清俞高瞻远瞩的目光。他高估了自己的业务能力。

他进爱蒙只会面临两种选择,要么让顾清俞为难,拿到订单,在爱蒙站稳脚跟,要么不让顾清俞为难,是个职场废柴,被爱蒙踢掉。

无论是哪种选择,它们都会降低两人的婚姻质量。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只要施源进爱蒙,他和顾清俞的婚姻势必就会进入倒计时。

其实,在第十七集,《心居》就在暗示两人肯定会be。

顾清俞买了蛋糕,庆祝两人重逢一周年。

施源许下的愿望是,“我们可以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

顾清俞直接说,“不要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

我相信,一语成谶。

顾清俞和施源的婚姻,其实也是在告诉我们,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对大多数人都是一种难以忍受的考验。

或许,会有很多年轻人对门当户对的婚姻观,嗤之以鼻。

但我们要明白这样一个事实,为何大多数父母都信奉门当户对——这些父母曾经也是年轻人。

婚姻关系讲究门当户对,并不是说这样的婚姻一定幸福,而是说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则需要面临更多挑战,这种婚姻幸福的几率更低。

简单讲,讲究门当户对的婚姻,就是极可能会提高婚姻幸福的概率。

顾清俞遵循自己的意志,嫁给负债累累的施源。她依旧会感觉心累,需要找闺蜜李安妮开导。

要知道顾清俞是个人杰,一个智商和情商都非常强悍的厉害角色。

即便是她,依旧处理不好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

看到施源回老家打麻将,她依旧要装得云淡风轻。

即便爱情再真挚,在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中,顾清俞也要吃哑巴亏。

顾清俞和施源不如意,顾昕和葛玥的婚姻也是如此。

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写写顾昕——一个性转版的冯晓琴,他们有共同的梦想,希望利用婚姻,实现阶层跨越。

结婚后,两人会发现,想要过上梦想的生活,靠人不如靠己。

第十八集中,葛玥发现顾昕和孙琦的甜蜜合影。

她手里的书,绝对是剧组的精心安排,用的是三毛的《我的宝贝》。

这套书我买过,是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在2011年出的一套书。

葛玥看到合影照已经很吃醋了,还要在《我的宝贝》书里面看到这些合影。

这滋味,你细品。

像缴税一样不可避免的是,第十八集依旧有狗血情节。

我实在想不明白,葛玥刚刚和母亲说完话,电话为何不挂断,她就开始和顾昕因为孙琦的事儿争吵不休。

葛玥不是暴躁人设啊,不至于做出这种丢三落四没脑子的事儿。

这种为了推动情节而故意让人物降智的情节,可谓《心居》的慢性病了。

不吐不快,说说《心居》的狗血桥段吧。

昨天我在刷完《心居》,还吐槽施源母亲这个人物写崩了。

顾清俞去施家做客,施母的表现像是一个四边形的圆,完全是自相矛盾。

顾清俞落座后,施母拿出老照片给她看。这是给顾清俞下马威。

她向顾清俞介绍自己的先人长辈,就是在炫耀出身,“我们是世家子弟。”

后来,施母在餐桌上,对顾清俞恶形恶状,失去了大家闺秀的体面。

她明明知道顾清俞来家中做客,她还邀请世交黄阿姨来作客,在顾清俞面前,她大谈特谈黄家与施家定过娃娃亲。

这就是在恶心顾清俞,“你才不是我的儿媳妇,我的儿媳妇是黄阿姨家的姑娘。

黄阿姨已经不认这门子娃娃亲了,用“傻事”来形容。

施母依旧不依不饶,强调“我们是世交。

拜托!施母得到的是躁郁症,不是脑瘫。一我不能理解一个有大家闺秀人设的人,依旧不知趣,强调世交关系,对顾清俞则说出那么小家子气的促狭话?

就在第十八集,施母还能心平气和穿顾清俞送的裙子——她们何时和好了?

《心居》的冲突起得猛,平息地也没头没脑。

这些情节伤害了剧作品质。

总体来说,《心居》就是一部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国产剧,看到有趣的细节,我能会心一笑,看到狗血情节,我就哈哈大笑。

这种刷剧的心态,源自我的乐观主义——我过的是一地鸡毛人生,但经常笑笑,才能让我有一种孔雀开屏的梦啊。

作者 蜗梵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