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猫咪长大不黏人了,是咋回事?

相信很多铲屎官都会有这样的体验,

猫咪小时候就是甜心小天使,随时都会投怀送抱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

TA们不但不黏人了,还会说翻脸就翻脸

真的是娃大不中留吗?

小时候的黏人都是错觉吗?

猫咪小时候黏人,有可能是因为:

营养需求

猫咪小时候不能自己调节体温和自己采食,才本能地黏妈妈和铲屎官。

大了以后,如果不是为了要零食或者冬天需要取暖,绝大部分猫咪都不会主动“营业”黏人。

心理需求

当然,由于猫咪小时候不具备生存所需的各种能力,缺乏安全感,才爱待在熟悉气味身旁。

这也和TA们小时候本能待在猫妈妈身边一样。

但是长大了以后,整个房子都是自己的,安全感爆棚,根本不需要铲屎官的保护。

社交需求

猫咪出生后,会接受猫妈妈和同窝小猫的友好舔舐。在铲屎官身边,也会表现出自身的社交需求,希望得到铲屎官的抚摸和陪伴。

但是,在经过了上述的蜜月期之后,铲屎官就会迎来和猫咪共处的“七年之痒”时期。在这期间,主子会…

众所周知,猫咪是独居动物。在野外,随着小猫逐渐长大,为了让小猫可以独当一面,猫妈妈会对小猫越来越冷漠,并且到最后会将小猫赶出自己的领地,让TA们独自去闯荡。

在大自然中,只有狮子是唯一的群居野生猫科动物。

家猫也充分继承了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冷酷无情”,不同的是,是将铲屎官赶出自己的活动区间……

这样看来,小时候的亲密不过是一场梦,并且长大后主子会…

保护领地

当主子可以独立后,就会将整个房子视为自己的领地,而铲屎官,就成了那个“寄居在自己领地内的家伙”。

铲屎官一直赖着不走,久而久之,主子的脸就会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但是,不得不与铲屎官共处一室的小猫咪也需要…

学习技巧

小猫会向猫妈妈学习如何捕捉猎物,然后开始独自生活。这个是猫咪祖宗辈留下的传统,所以在摸清了铲屎官的能力之后,主子就会减少对铲屎官的依赖。

而偶尔黏人,就是为了与铲屎官斗智斗勇讨要零食,因为只要TA们撒撒娇,就能将铲屎官玩弄在股掌之间。

难道猫咪长大后,我们之间只能拥有这种虚情假意吗?有什么办法能让TA真心实意地爱我、黏我吗?

虽然长大后的主子会变得冷漠且善变,但烈女怕缠郎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做到下面这几步,猫咪还是会重新回到自己温暖的怀抱。

▌在幼猫时培养猫咪的社交行为

《猫科动物生命阶段指南 (2010) 》指出,小猫社交的关键期通常发生在生命的最初几周,从 2 至 7 周大开始。

在此期间,铲屎官每天即使只用 15 分钟的时间和小猫玩耍,猫咪也会变得对人类更友好和更信任。

通俗地讲,就是在主子小时候,天天烦TA,把TA烦得没有脾气了,长大自然就不会翻脸了(狗头

如果你已经错过了猫咪的社交期,你还可以……

▌尊重猫咪的私猫时间

不要着急,就像孩子长大了一样,只要尊重孩子的私人空间,孩子还是很乐意和你玩的。正所谓,越尊重,越信任。

比如说,在主子想要思考猫生的时候,就不要强行去打扰TA了。顺便,再递给TA一个TA最喜欢的玩具,这样主子既不会感到被打扰,你又成功获取了TA的芳心。

▌让猫咪来决定互动时间

那让猫咪一直自己呆着就行了吗?达咩,这样也是不对的。

因为猫咪更享受主动出击而非被动接受。所以,猫咪主动找你玩的时候,你还是需要乖乖配合

因为,根据瑞士的一项研究发现,如果让猫咪主动决定玩耍时间,效果反而更好。

早在1991年,来自瑞士大学动物研究所动物行为学的Claudia Mertens就做过家庭环境中的人猫互动的实验。

一共有51 个养猫的瑞士家庭参与了这项实验。在总共 504 小时的观察中,记录了 162 人和 72 只猫的在家中的互动时间。

结果发现,人猫二人组中双方的互动时间随着人类在家中存在时间的增加而增加,猫的居住条件在人与猫的互动时间的长短中并不重要。而当猫咪自己决定互动开始时间与结束时间时,互动会持续更长时间并且会更积极。

所以,主子的时间还得主子自己决定。

并且,国外一位猫救援人员发现…

▌猫咪也要“仪式感”

“当早上醒来或回到家里时,猫咪会喜欢一个有仪式感的动作,能够让TA知道我很高兴见到TA。”

比如一些猫咪喜欢“早安吻”,在铲屎官起床之前,要跑过来亲亲,保持一天的好心情。

或者是下班回家之后,主子往地上一躺,露出肚皮,要铲屎官摸摸,“欢迎回来”。

这些都是猫咪的“仪式感”,也是猫咪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其实,猫咪知道每天给TA们喂食物、照顾和陪TA玩耍的人是谁,所以就算猫猫长大后不黏人也不代表就是不爱铲屎官,只是之前需要精心呵护的小猫咪已经成长并且独立啦~

你家猫咪会黏着你吗?

资料来源:

[1] Mertens, C. (1991). Human-Cat Interactions in the Home Setting. Anthrozo?s, 4(4), 214–231.

[2] Quimby, J., Gowland, S., Carney, H. C., DePorter, T., Plummer, P., & Westropp, J. (2021). 2021 AAHA/AAFP Feline Life Stage Guidelines. Journal of Feline Medicine and Surgery, 23(3), 211–233. doi:10.1177/1098612×21993657.

作者 蜗梵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