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是为数不多的被迫害到出圈的军圈话题。凭借着首次海战十分钟不到就被击沉的战绩,她作为英国海军有史以来最大的也是最后的战列巡洋舰,甚至是英国历史上第二大的火炮战舰,成为了茶余饭后最佳的调侃对象。不过要想好好了解胡德的历史,还得上溯到战列巡洋舰的诞生。

战列巡洋舰的最初设想由海军元帅费舍尔勋爵提出。他认为,在英德之间的战争之中,德国必定会使用巡洋舰队袭击英国的商船舰队,就如同日俄战争中叶森少将所做的一样(伏笔)。因此,为了猎捕德军的巡洋舰队,同时担任战列舰队的威力侦察队角色,他将自己的划时代杰作“无畏”号上的新技术重新组合,创造了一种拥有战列舰的尺寸和火力,却拥有巡洋舰的高航速的新式舰艇,也就是战列巡洋舰。

首批战列巡洋舰—“无敌”级

当然,高航速的代价是薄弱的装甲,而且在费舍尔的设想之中,这些战列巡洋舰应该在3500-8000米的距离上交战,因此她们普遍搭载了几乎相当于0的水平装甲。在“胡德”号之前的英国战列巡洋舰普遍只有1.5-2英寸的水平装甲,而且还是在下层甲板装备。相较于日本的“金刚”级战列巡洋舰(完工时)的70毫米水平装甲,和秃顶区别也不大。而在之后的日德兰海战中,“不倦”号、“无敌”号和“玛丽女王”号纷纷被德国人的远距离炮击掀开了头盖骨,把战斗中不关防火门的士兵们和战舰一起送进了海底。意识到“胡德”的初始设计存在巨大问题的英国海军们随即修改了正在建造的胡德的图纸。但先天的劣势,是无法通过后天的努力改变的。即使是加强过后,她的防护在那个时代也只能算是差强人意。初始设计中的胡德搭载着203毫米的主装甲带和50.8毫米的水平装甲。在1916年七月份的大规模修改后,她拥有了305毫米的主装甲带和38.1-76毫米的水平装甲。虽然已经是皇家海军违反祖宗之法的决定,但距离设计团队设想的7英寸的水平装甲,还是差的很远。好在此时德国横行大洋的公海舰队已经行将就木,浩瀚的大西洋上再也没有了胡德的对手。1918年她所有的姊妹舰的建造都被取消,她成为了皇家海军最后的战列巡洋舰,也是海军上将级的唯一一艘。1920年1月完成舾装的胡德检测了排水量,满载排水量为42670吨,相比1917年的最终设计超重了1470吨,而比她的初始设计超重了7450吨。大部分重量都是设计人员一拍脑袋想出来的装甲加强导致。但她拥有皇家海军的亚罗式小水管锅炉,以维修极其麻烦为代价换来了151280马力的澎湃动力,在最大输出的时候能以每小时70吨油的消耗跑出32.07节的恐怖航速。与高速相映衬的是她的8门MK I型15英寸火炮,装在四座双联装炮塔内。基于“伊丽莎白女王”级改进而来的B型炮塔有着30度的最大射角与27.36千米的最大射程,在一战时期堪称降维打击。胡德还装备了MK V型射击指挥仪,是皇家海军中最好的火控系统,尽管表现不如美国的射击指挥仪或者日本的大和超人目力水兵。15寸炮本身在欧洲仍然是威风八面,但一年之后的长门级战列舰所搭载的三年式410毫米舰炮就比她好了一截,何况长门也是有着26.5节的高速战列舰。副炮方面,胡德搭载了12门5.5英寸速射炮,以炮廓形式分布在艏楼两侧。1939年的改造中它们被拆除,换装了7座4英寸高平两用炮。但1939年的改装中她拉胯的副炮输弹机设计并没有改进,在副炮几轮射击后就会打光待发弹药,而副炮输弹机即使在不关防火门的情况下也运不来足够的弹药,因此为了保证火力,胡德的副炮待发弹药是直接堆在甲板上的,实战中只要被击中就会让甲板变成一片火海。但对于刚刚出港的皇家淑女胡德来说,以上这些小毛病在她这里都不是问题。因为她面前的,是一个美好而和平的时代。

1924年的胡德号

1920年3月,胡德进行了她的第一次出访。行动的本意是近程封锁喀琅施塔得的苏俄舰队,但鉴于高尔查克在俄国内战中的拉胯表现,就改为了对丹麦和瑞典挪威的友好访问。这也是她一生中无数次出访中的第一次。而两年后的1922年,她作为皇家海军的象征带队参加了巴西独立百年庆典。胡德号洗练的外形,优美的曲线,巨大的吨位和硕大的主炮让皇家海军出尽了风头,气势成功地压过了美国海军派来的马里兰号战列舰,而日本海军则只是派了已经服役了20年的日俄战争老将出云号和两艘鞍马级战列巡洋舰当气氛组。因此,胡德号毫无疑问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而在接下来的美英日三国海军运动会上,胡德号的水兵包揽了一大半奖项。次年,她更是带着特勤舰队进行了大名鼎鼎的帝国巡游。从朴次茅斯到纽约,从开普敦到桑给巴尔,再到斯里兰卡和吉隆坡,胡德号接受了200万游客的参观,也把英帝国的声望推到了顶峰。每到一处,美酒和鲜花都会围绕着她。这都因为她是世界上最大,最好,最快的战舰,是皇家海军的荣耀。当纳尔逊级因为她仅23节的航速和鞋拔子一样的外观而被人嘲笑时,当厌战被称为提起裙子的老女士的时候,体态匀称而优雅的皇家淑女胡德则获得了所有人的赞誉。她就是皇家海军的无敌象征。

“女王的鞋拔子”——“纳尔逊”号

对于绝大多数不懂军事的民众来说,大就意味着好。没有什么能比自己国家的巨舰和大炮更能激发群众的爱国心的了。英国的民众们只要一看到胡德挺拔的舰桥,就会从内心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而英国士兵们只要一看到胡德号雄伟的舰影,而在内心中生出无尽的安全感。正如日本民众对长门的崇拜一样,英国民众也将胡德视为精神图腾。任何人见到了这个力量与美丽兼具的性感尤物,都会心跳加速血脉喷张。

确实是性感尤物

时间来到1930年代,已经服役了十多年的时胡德这时已经不再青春靓丽,而1931年发生的水兵抗命时间和大萧条的冲击也让她的战斗力一步一步下滑。为了维持皇家海军的门面,她又被一次一次地刷上油漆,再次加深了她下水时就已经超出了设计值的吃水。对她的除漆作业从1936年开始,到1941年都没能完成。蒸汽冷凝器到处损坏,海水混入锅炉和轮机损伤导致她在地中海服役时期的航速甚至降到了26.5节。但阴云又降临在欧陆之上,即使是老迈的胡德也不得不扛起皇家海军的大旗。

1940年,在法国军队长达34天的抵抗后,埃菲尔铁塔挂上了万字旗。驻扎在北非米尔斯比尔港的法国海军主力舰队不愿意加入德国人的舰队,但他们更不愿意加入几个世纪以来一直与法国作对的英国海军。于是他们选择中立。但丘吉尔视他们为德国海军可用的力量,于是在当年的7月2日,胡德号率领地中海舰队来到米尔斯比尔港,向法国舰队发动了攻击。胡德号瞄准敦刻尔克号这艘仅有330毫米主炮的战列巡洋舰开火,仅仅几轮齐射便命中数弹。被击中水线的敦刻尔克不得不抢滩搁浅,但她和她的姊妹舰斯特拉斯堡号也对胡德不停地还击。这两艘战舰的炮弹构成了跨射,斯特拉斯堡的蓝色染色弹和敦刻尔克的红色染色弹在胡德面前打出一幅法国国旗。4分钟后,炮击停止。半支法国大西洋舰队失去战斗力,仅有对英国人彻底绝望的斯特拉斯堡号逃亡土伦。战斗结束后,敦刻尔克号的军官登上了胡德号,退还了胡德在和平时期赠送给敦刻尔克的所有礼物,以及敦刻尔克上209人伤亡的消息。而胡德的一颗哑弹,则被保存在土伦,直到今天。

不幸成为胡德号第一个战果的“敦刻尔克”号战列巡洋舰

在地中海执行了几次任务之后,胡德的动力系统损伤情况已十分严重。原本作为战列巡洋舰设计的她就快要连伊丽莎白女王级都追不上了,至于追击俾斯麦和黎塞留更是痴人说梦。于是1941年1月16日她开始了维护与改装。胡德更换了冷凝器,加装了新的雷达,更换磨损的主炮内衬,拆换打坏的装甲板。但在实战中被证明杀伤自己人的效率比杀伤敌机效率高得多的up火箭弹却没有被撤除。但进一步的改装却被搁置了。因为3月20日,吕特晏斯带着两艘沙恩霍斯特级战列舰冲破了封锁线,抵达了法国。胡德再次紧急出港,却扑了个空。4月,俾斯麦号训练完毕投入战斗。尽管她仅仅只是放大版的巴伐利亚级战列舰,但仍然取代了胡德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战舰。由于格奈森瑙号和沙恩霍斯特号都在维修,德军决定派遣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和俾斯麦号战列舰进入北海袭击运输线。尽管吕特晏斯一再表示需要两艘沙恩霍斯特级伴随他才能出航,但希特勒的命令不容违抗。于是,5月22日,他率领两舰滑入深蓝色的卑尔根峡湾。

“俾斯麦”号战列舰

接到俾斯麦出击的消息后,胡德率领威尔斯亲王和6艘驱逐舰出航,在斯卡帕湾湛蓝色的水面上划出长长的航迹。24小时后,她的司令官霍兰德中将就发现了吕特晏斯的舰队。5月23日晚10点,胡德号做战斗准备,迎接她的第一次舰队海战。

“欧根亲王”号巡洋舰,也算是德三祥瑞了

午夜,胡德升起战旗,30英里外就是吕特晏斯的舰队。霍兰德打算群殴这两艘德舰,于是要求诺福克号和萨福克号对欧根亲王开火。但由于无线电静默,两舰都未能接收到消息。5点49分,胡德号与威尔士亲王号进行了右转20度的大转向。就像日德兰海战一样,战列巡洋舰直直地冲向了敌方战列舰。胡德提升至最大输出,以她能达到的最大速度-29节,咆哮着冲向俾斯麦,并向舰队的先导舰开火。事实上这一轮前主炮齐射打向了欧根亲王号。由于角度问题,她的后主炮完全无法使用,类似于某魔法海战游戏中的卖头动作。但这一战法在现实中堪称愚蠢至极,因为大部分战列舰的火炮散布是一个纵向300米横向50米左右的椭圆(美战除外),胡德的这一举动几乎完全把自己套进了俾斯麦的散布圈之内。5点52分,胡德打出了一轮齐射。这轮向着欧根亲王的射击无一命中,主要是因为MK V型火控指挥仪的差劲。5:55分俾斯麦和欧根亲王进行了齐射,形成了远弹。但紧接着的第二轮齐射,欧根亲王就命中了胡德甲板上的副炮弹药架。这一发炮弹引起了火灾和爆炸,迫使副炮炮组前往甲板下躲避。胡德燃起了粉红色的火焰,在北海的黎明中像一朵绽放的蔷薇。几个损管小组徒劳地试图控制火势,但大火烧着了UP防空火箭的弹药,让这些火箭弹在甲板上肆无忌惮地乱窜,几乎全歼了整个损管小组。同时,俾斯麦的另一轮齐射中的一发炮弹击穿了舰桥,正好命中炮组成员藏身的地方,炸死了在那里的近200名炮组成员。胡德号顶着大火在北海黎明中前行。在她的眼中,皇家海军的荣耀之火熊熊燃烧。

兰斯洛特·厄尼斯特·霍兰德海军中将,1887.9.13—1941.5.24

司令霍兰德仍然保持着冷静,并下令左转20度以全主炮射击。但就在转向刚刚完成时,俾斯麦打来了第五轮齐射。这一轮齐射中的一发炮弹击中了胡德主桅杆的右侧,轻而易举地掀开了那层50.8毫米的软钢装甲。然后,一路钻进了4英寸副炮的弹药库。数百发弹药瞬间爆炸,金色的火焰与冲击波顺着开着的防火门冲进了引擎室,彻底摧毁了引擎室里的重油锅炉。如太阳一般耀眼的火焰从烟囱中窜出。随后,巨大的压力冲碎了主炮弹药库的装甲,引爆了其中的94吨苦味酸系炸药。瞬间,胡德号的3号炮塔被掀飞,后甲板上升起一道200米高的火柱。紧接着,舰体中端的结构被完全炸碎,露出一条条船肋。燃油和蒸汽在前半段船体中横行,将来不及躲避的水兵们直接蒸熟。随后胡德的前半截舰体浸入水中,舰艏高高翘起,直至垂直,然后迅速沉入海面,整个过程只有几十秒。沉没时,象征着皇家海军荣耀的战旗仍然在不屈地飘扬。

狼藉过后,当伊莱克特拉号驱逐舰赶到时,只救起了跳水的十余名成员中的3人。余下的1418名成员,包括霍兰德中将,都随着这大英帝国海权的象征葬身于大洋。这艘诞生于一战的英国最后的战巡最终与她的姐妹们共眠于北海的海底。而她的僚舰威尔士亲王号,也于7个月后葬身于马来亚。

“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

胡德号的战沉方式与日德兰海战中的战巡们如出一辙,而霍兰德也作出了和当年的贝蒂一样的决断。她更像是以迟到25年的形式参加了日德兰海战,并和她本该加入的大舰队的姐妹们并肩战斗,完成了一艘军舰最体面的结局:全力以赴,力战不支,葬身海底。而非满身荣誉却最终因为金钱被出卖,拆解成钢板,成为夸夸其谈的政客的演讲台,或者环保主义者乘坐的帆船。2004年胡德号在海底被发现,舰钟被打捞出水。但她所守护的大英帝国早已在二战后风起云涌的民族独立运动中分崩离析,当年的皇家海军也只剩下了几艘护卫舰和没有飞机的航母。现在在海底静静躺着的胡德,只不过是英国海权的墓碑,和霍兰德中将,以及1417名不屈的英国水兵的坟墓罢了。

作者 蜗梵百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