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简介及生平事迹

  曾国藩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道光十四年(1834)求学岳麓书院,师从欧阳厚均。从湖南双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以一介书生入京赴考,中进士留京师后十年七迁,连升十级,37岁任礼部侍郎,官至二品。1852年因母丧返乡,恰逢太平天国巨澜横扫湘湖大地,他因势在家乡拉起了一支特别的民团湘军,历尽艰辛为清王朝平定了天下,被封为一等勇毅侯,成为清代以文人而封武侯的第一人,后历任两江总督、直隶 总督,官居一品,死后被谥“文正”。曾国藩所处的时代,是清王朝由乾嘉盛世转而为没落、衰败,内忧外患接踵而来的动荡年代,由于曾国藩等人的力挽狂澜,一度出现“同治中兴”的局面,曾国藩正是这一过渡时期的重心人物,在政治、军事、文化、经济等各个方面产生了令人注目的影响。这种影响不仅仅作用于当时,而且一直延至今日。从而使之成为近代中国最显赫和最有争议的历史人物之一。曾国藩书法源于深厚的传统帖学基础,习字极其勤奋,不管是驰骋战场,还是赋闲在家,俱不忘事翰弄墨,其对于子女临习碑帖也极其严格,这在他的家书中屡屡可以见到这类记载。曾国藩毕生信奉程朱理学,书法讲究笔笔有法,从不逾规矩,可惜缺乏个性。

  公元1811年(嘉庆十六年)出生于湖南长沙府湘乡荷叶塘白杨坪(今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荷叶镇天坪村)的一个普通耕读家庭。兄妹九人,曾国藩为长子。祖辈以务农为主,生活较为宽裕。祖父曾玉屏虽少文化,但阅历丰富;父亲曾麟书身为塾师秀才,作为长子长孙的曾国藩,自然得到二位先辈的伦理教育了。他倡导洋务运动,创立湘军,在治家,治军,治国,教育等方面都有重大建树 。

  6岁时入塾读书,8岁能读八股文诵五经,14岁时能读周礼、史记文选,并参加长沙的童子试,成绩俱佳列为优等,可见他自幼天资聪明,勤奋好学。至道光十二年(1832年)他考取了秀才,并与欧阳沧溟之女成婚。连考两次会试不中,随后又努力复习一年,在虚岁28岁时,道光十八年(1838)殿试考中了同进士,从此之后,他一步一阶的踏上仕途之路,并成为军机大臣穆彰阿的得意门生。在京十多年间,他先后任翰林院庶吉士,累迁侍读,侍讲学士,文渊阁值阁事,内阁学士,稽察中书科事务,礼部侍郎及署兵部,工部,刑部,吏部侍郎等职,曾国藩就是沿着这条仕途之道,步步升迁到二品官位。十年七迁,连跃十级。

  咸丰二年(1852年),曾国藩因母丧在家。这时太平天国的起义已席卷半个中国,尽管清0从全国各地调集大量八旗、绿营官兵来对付太平军,可是这支腐朽的武装不堪一击。因此,清0屡次颁发奖励团练的命令,力图利用各地的地主武装来遏制革命势力的发展,这就为曾国藩的湘军的出现,提供了一个机会。咸丰三年(1853年)藉着清0给予寻求力量镇压太平天国的时机,他因势在其家乡湖南一带,依靠师徒、亲戚、好友等复杂的人际关系,建立了一支地方团练,称为湘军。1854年2月,湘军倾巢出动,曾国藩发表了《讨粤匪檄》。在这篇檄文里,他攻击太平天国农民战争是“荼毒生灵”,“举中国数千年礼义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尽。此岂独我大清之奇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于九原”,接着号召 蜡像

  “凡读书识字者,又乌可袖手安坐,不思一为之所也”其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故动员了当时广大的知识分子参与到对太平军的斗争当中,为日后的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曾国藩残酷镇压太平天国起义,用刑苛酷,史称「派知州一人,照磨一人承审匪类,解到重则立决,轻则毙之杖下,又轻则鞭之千百。……案至即时讯供,即时正法,亦无所期待迁延」。不仅他自己直接杀人,他的父亲和四弟也杀人,即有人责其杀人过多,称呼为「曾剃头」、「曾屠户」。据说,南京小孩夜哭,妈妈说「曾剃头来了」,小孩就不哭了。曾国藩知人善用,并以身作则遵守军纪,大军所到之出百姓皆”各行其事”,八本之一的”行军以不扰民为本”便可能总结于湘军剿灭太平天国这一时期。湘军在军事素质落后的清朝武装力量中成为中国南方地区与太平天-事力量作战的主力之一。曾国藩被封为一等勇毅侯,成为清代以文人而封武侯的第一人,后历任两江总督、直隶总督,官居一品。 1864年,湘军在其弟曾国荃的率领下攻下天京,成为镇压太平天国的功臣。

  一生著述颇多,但以《家书》流传最广,影响最大。光绪五年(1879年),也就是曾国藩死后7年,传忠书局刻印了由李瀚章、李鸿章编校的《曾文正公家书》。本人也善于运用人才,清朝另外一些名臣如左宗棠、李鸿章都与他有密切关系。李鸿章等称呼曾国藩为老师。曾国藩曾说“李少荃拼命做官,俞荫甫(俞樾)拼命著书”。

  太平天国失败后,太平军在江北的余部与捻军汇合,清廷命曾国藩督办直隶、山东、河南三省军务。曾国藩带领湘军二万,淮军六万,配备洋 洋炮,北上“剿捻”,他的方针是“重迎剿,不重尾追”,并提出“重点设防”等计划,妄图把捻军阻击在运河、沙河地区,使捻军无处可逃,然后加以消灭。但是捻军突破了曾国藩的防线,进入山东,使曾国藩的战略计划全部破产。曾国藩被免职,由李鸿章接代。

  同治九年(1870年),正在直隶总督任上的曾国藩奉命前往天津办理天津教案。1870年6月21日,天津数千名群众因怀疑天主教堂以育婴堂为晃子拐骗人口、-婴儿,群集在法国天主教堂前面。法国领事丰大业认为官方没有认真弹压,持 在街上碰到天津知县刘杰,因发生争执开 射击,当场击死刘杰仆人一人,民众激愤之下先杀死了法国驻天津领事丰大业及其秘书西门,之后又杀死了10名修女、2名神父、另外2名法国领事馆人员、2名法国侨民、3名俄国侨民和30多名中国信徒,焚毁了法国领事馆、望海楼天主堂以及当地英美传教士开办的4座基督教堂。事件发生后,英、美、法等国联合提出 ,并出动军舰逞威。曾国藩到天津后,考量当时局势,不愿与法国开战,“但冀和局之速成,不问情罪之一当否”,在法国的要求下,商议决定最后处死为首杀人的18人,充军流放25人,并将天津知府张光藻、知县刘杰被革职充军发配到黑龙江,赔偿外国人的损失46万两银,并由崇厚派使团至法国道歉。这个交涉结果,朝廷人士及民众舆论均甚为不满,使曾国藩的声誉大受影响,引起全国朝野的唾骂,连他的湖南同乡,也把他在湖广会馆夸耀其功名的匾额砸烂焚毁。同治十一年二月初四(正历:1872年3月20日)在南京病逝。朝廷赠太傅,死后被谥“文正”。其家族后代多出官宦,如曾纪泽等。

  曾国藩名言

  1、以体察人才为第一。

  2、另起炉灶,重开世界。

  3、心至苦,事至盛也。

  4、何必择地?何必择时?但自问立志之真不真耳!

  5、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

  6、尽人事以听天,吾唯日日谨慎而已。

  7、须有宁拙毋巧之意,而后可以持久。

  8、米已成饭,木已成舟,只好听之而已。

  9、不深思则不能造于道。不深思而得者,其得易失。

  10、以爱妻子之心事亲,则无往而不孝。以责人之心责己,则寡过。以恕己之心恕人,则全交。

  11、轻财足以聚人,律己足以服人,量宽足以得人,身先足以率人。

  12、惟正己可以化人,惟尽己可以服人。

  13、遇诡诈人变幻百端,不可测度,吾一以至诚待之,彼术自穷。

  14、处事速不如思,便不如当,用意不如平心。

  15、人之处于患难,只有一个处置。尽人谋之后,却须泰然处之。

  16、盛世创业之英雄,以襟怀豁达为第一义。

  17、禁大言以务实。

  18、学而废者,不若不学而废者。学而废者恃学而有骄,骄必辱。不学而废者愧己而自卑,卑则全勇多于人谓之暴,才多于人谓之妖。

  19、省事是清心之法,读书是省事之法。

  20、功不独居,过不推诿。

  21、智慧愈苦而愈明。

  22、常常提其朝气为要。

  23、天下事未有不由艰苦中来,而可大可久者也。

  24、不可轻率评讥古人。

  25、放开手,使开胆,不复瞻前顾后。

  26、自其外者学之而得于内者谓之明,自其内者得之而兼于外者谓之诚,诚与明一也。

  27、凡天下事,虑之贵,详行之贵,力谋之贵,众断之贵独。

  28、无好小利。

  29、今日所说之话,明日勿因小利害而变。

  30、责己厚而责人薄耳。

  曾国藩故居

  曾国藩故居富厚堂坐落在双峰县荷叶镇(旧属湘乡),始建于清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整个建筑像北京四合院结构,包括门前的半月塘、门楼、八本堂主楼和公记、朴记、方记3座藏书楼、荷花池、后山的鸟鹤楼、棋亭、存朴亭,还有咸丰七年曾国藩亲手在家营建的思云馆等等,颇具园林风格,总占地面积4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万平方米。富厚堂的精华部分是藏书楼,曾藏书达30多万卷,系我国保存完好的最大的私家藏书楼之一。

  富厚堂座南朝北,背倚的半月形鳌鱼山从东南西三面把富厚堂围住。从远看去,富厚堂好似坐在一张围椅中。周围自然环境优美,后山上树木茂密,古树参天。门前是一片较开阔的平地,平地中有小河向东流去,平地四周峰峦叠嶂,群山环抱。

  富厚堂是曾国藩的第三故居,由弟曾国荃、曾国潢主持修建。曾国藩已于同治三年赏加太子太保衔,赐封一等侯爵,其弟则为兄仿侯府规制,历经数年,将富坨全盘改建为规模宏伟而结构紧凑的“侯府”。全宅占地4万余平方米,建筑面积1万余平方米。土木结构,具有明清回廊式建筑风格。房子坐西朝东,前面是一片广阔的田野,涓水悠悠环绕;背依半月形的小山,中植竹木,四季常青。周围环绕高大的围墙,人行通衢横贯东西。进入东西两宅门,是一个用花岗岩铺成的半月形台坪,坪边插着大清龙凤旗、湘军帅旗、万人伞等。台坪外是一张半月形莲塘,夏日荷花相映,有如泮宫。台坪正中是前进大门,门上还悬挂着曾纪泽书“毅勇侯第”4个朱地金字直匾,所以当地人们称之为“侯府”或“宰相府”。

  【个人评价】

  曾国藩是历史上很有争议的一个人,一方面虽然表面上有诸多战功,但是另一方面,他重杀戮,动辄屠城,对待俘虏也非常残忍。

  革命元勋赵声在新军中发展革命党,向新军士兵宣传革命,痛斥曾国藩是汉奸,为异族杀戮汉人,屠城金陵,结果新军士兵愤怒,一把火把南京玄武湖湖神庙中供奉的镇压太平天国曾国藩的画像烧了,赵声在辛亥革命前病逝,死后被孙中山追授为上将军。显然革命党认为曾国藩是汉奸。

  国学大师章太炎曾做鼓吹革命的唱词:“章太炎:地狱沉沉二百年,忽遇天王洪秀全;满人逃往热河边,曾国藩来做汉奸。洪家杀尽汉家亡,依旧猢狲作帝王;我今苦口劝兄弟,要把死仇心里记。”章太炎称洪秀全为天王,曾国藩为汉奸,显然认为曾国藩是汉族的叛徒。

  这都是同盟会、国民党的看法,他们对曾国藩的意见是基于民族方面的,三民主义第一条就是民族主义:你曾国藩是汉人,是读过儒家经典的儒生,应该记得儒家公羊派的大复仇理论,《公羊传·庄公四年》:“九世犹可以复仇乎?虽百世可也。”当初清军南下,在湖南湘潭地区搞过大屠杀,在湘潭杀了九天九夜,事后发生了大瘟疫,湖南人从那时起养成了嚼槟榔祛病的习惯,这些事情作为湖南人的曾国藩不知道吗?

  清末革命党人邹容写的《革命军》里有这样一段“。。。。吾人为言以告我同胞曰:贼满人入关之时,被贼满人屠杀者,是非我高曾祖之高曾祖乎?是非吾高曾祖之高曾祖之伯叔兄舅乎?被贼满人奸·淫者,是非吾高曾祖之高曾祖之妻之女之姊妹乎?。。。。记曰:“父兄之仇,不共戴天。”此三尺童子所知之义,故子不能为父兄报仇,以托诸其子,子以托诸孙,孙又以托诸玄来仍。是高曾祖之仇,即吾今父兄之仇也。父兄之仇不报,而犹厚颜以事仇人,日日言孝弟,吾不知孝弟之果何在也。高曾祖若有灵,必当不瞑目于九原。。。。”

  而且曾国藩起兵为满清续命时,满清皇帝根本不信任他,处处给小鞋穿,要不是八旗绿营表现太差,曾国藩根本没有机会上位.曾国藩为了取得满族统治者的信任,拼命屠杀自己的汉人同胞来作为投名状:

  咸丰十一年(1861年)正月二十八日,曾国藩在给其弟曾国荃的信中说“吾家兄弟带兵以杀人为业,择术已自不慎,惟于禁止扰民、解散胁从、保全乡官三端痛下功夫,庶几于杀人之中寓止暴之意”。

  曾国藩是书生带兵,可是他却毫无书生带兵的通病—-妇人之仁。相反,他嗜杀成性,十分残忍,还颇为自得的说:“为了灭匪,身得残忍严酷之名亦不敢辞”。简直比曹操的“宁我负人,无人负我”还要够酷,够狠,够无耻。

  那么,曾国藩口口声声所称的匪又都是什么人呢,他在咸丰三年二月十二日《严办土匪以靖地方折》中说:“湖南会匪之多,人所共知,去年粤逆入楚,凡入天地会者,大半附之而去,然尚有余孽未尽。今乡里无赖之民,嚣然而不靖。若非严刑峻法,痛加诛戮,必无以折其不逞之志,而销其逆乱之萌。臣之愚见,欲纯用重典以锄强暴,即臣身得残忍严酷之名亦不敢辞。誓当尽除湖南大小会匪,涤瑕去秽,扫荡廓清,不敢稍留余孽,以贻君父之忧。至于教匪、盗匪,与会匪事一律。”

  本来是要严办土匪的,但是通篇土匪只字未提,却把会党、“无赖之民”与土匪等同。土匪啸聚山林,来路抢劫,残害人民,危害社会,剿之可也。而会党却是带有一定革命性质的反清组织,曾意欲何为?如此处心积虑的扩大打击面。曾国藩的功名利禄都是清政府给的,他早已把身家性命和满清这条破船紧紧的绑在了一起,当然仇恨带有革命倾向的会党了,当然他也就痛恨志在推翻清政府的太平天国运动了。

  彼此各为其主,似也无可深责,但他又在奏折中说:“三者之外(所谓教匪、盗匪、会匪),又有平日之痞匪与近期新出之游匪。”何谓游匪?曾介绍道:“逃勇,奔窜而返无资可归者也”。对于这些没钱回家的“游匪”,曾处理的办法是一经拿获,“即用巡抚令旗,恭请王命,立行正法”,没钱回家也成了罪过。曾并未就此打住,他进一步的扩大打击面“寻常痞匪,如奸胥,蠹役,讼师,光棍之类,亦加倍严惩,不复拘泥成例概以宽厚为心。”因为贫穷娶不起老婆也要加倍严惩,烂杀无辜如此,为之一叹!那些娶上老婆的人也别高兴太早,曾文正公那天不爽也可以把你剿办了,因为你是奸婿呀。想要搞你,还怕找不到理由吗?没老婆杀,有老婆也要杀,有此观之,桀纣时代,犹盛世也。

  咸丰八年(1858)三月,湘军攻破太平军坚守的九江城,因愤城久围,见贼则杀。曾国藩闻讯欢喜若狂,写信给曾国荃说:“接手书,知九江克复,喜慰无量。屠戮净尽,三省官绅士民同为称快。”“九江克复,闻抚州亦已收复,建昌想日内可复,吉贼无路可走,收功当在秋间,虽迟至冬间克复,亦可无碍,只求全城屠戮,不使一名漏网耳。如似九江之斩刈殆尽,则虽迟亦无后患。愿弟忍耐谨慎,勉卒此功,至要至要。”“九江克复,林逆与各剧贼无一漏网,积年公愤,如鲠斯吐。”

  中华民族自古就有优待俘虏,杀降不仁的优良传统,双方不论有多大的仇恨,一但对方放下武器,表示投降和认输,就不能再赶尽杀绝了。我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其中一条就是不许虐待俘虏。历来杀降的人无不受到人们、受到历史的谴责、挞伐和批判。屠戮放下武器、手无寸铁的俘虏,就连曹操这个被所谓正统的士大夫们称为鬼蜮一样的狠角色,都断不肯为的。曹操在镇压黄巾起义时,抓到俘虏,老弱妇糼者令其归农,精壮者组成一军,号为青州兵,不但没杀一个,反而给予出路。

  那么,同样是所谓的正统士大夫们称为的学有本源,器成远大、道德文章、儒家概模、理学大师的曾文正公是怎么对待俘虏的呢?小可不敏,我们还是来看看曾文正公自己的交待吧。

  咸丰四年(1854年)八月首克武昌,他在《官军水陆大捷武昌汉阳两城同日克复折》中交待道:“我军喊杀愈厉,声振林谷,耳不忍闻。中有儿童数百人先后奔投湖水,臣塔齐布目睹伤心,不觉泣下,因饬将弁,大呼救小儿,不许投水,凡活二百余人。众贼见小儿得救,遂长跪乞命,亦带回七百余人,分别斩决。”

  同年九月,曾国藩在《陆军克复兴国大冶水师蕲州获胜折》中交待:“各营生擒逆匪一百三十四名,因其掳掠奸淫,肆毒已久,仅予枭示,不足蔽辜,概令剜目凌迟,以泄居民之愤。”“破刘玱林,降者四千余,疑其内应,尽杀之。”就算实有其罪,砍头罢了,何必挖眼剖心,如此歹毒。

  咸丰十一年(1861年)五月三日曾国藩在给曾国荃的信中说道“今日未接弟信,不知刘玱林一垒究竟如何,其已降之三垒已杀之否?”在曾国藩再三的催促下,曾国荃将已是手无寸铁的俘虏全部杀戮,曾国藩十分高兴“初三夜接沅弟畅论贼情一缄,季弟报喜一缄。此次杀三垒真正悍贼千余人,使狗党为之大衰。平日或克一大城,获一大捷,尚不能杀许多真贼,真可喜也。”

  曾国藩又在家书中交待杀降经过:“沅弟将菱湖之贼垒九座一并以大围包之,现又满二十日矣。鲍、成二镇围赤岗岭之贼垒四座,八日未曾收队。二十九日有三垒出降,全数杀之。”同年六月四日曾国藩再次交待:“安庆军事甚为顺手,菱湖贼垒十八座,三十日,初一日一律踏平,杀贼八千。”“初一卯刻,安庆克复,城贼诛戮殆尽,并无一名漏网,差快人意。”另有证人曾国藩的幕镣赵烈文在《能静居士日记》中作证“城外各贼营陆续来降者亦皆戮死,又八千人。”

  曾国藩杀得安庆城“腥臭之气,炎暑薰蒸。”就连身在前线组织杀人的曾国荃看了都有些害怕,感到心虚后悔,曾国藩得知其弟有些良心发现,立即写信开导:“劫数之大,良可叹悸,然使尧舜周孔生今之世,亦不能谓此贼不应痛剿。”曾国藩自己杀降倒也罢了,还要拉上尧舜周公孔子来垫背。曾国荃不是没有读过书的文盲,如何肯信?于是曾国藩不厌其烦,语重心长的再次开导:“既已带兵,自以杀贼为志,何必以多杀人为悔?此贼之多掳杀,流毒南纪。天父天兄之教,天燕天豫之官,虽使周孔生今,断无不力谋诛灭之理,既谋诛灭,断无以多杀为悔之理。”苦口婆心,真贤兄也。

  当曾国荃想要学习曹操招用降卒来打仗的时候。曾国藩赶忙去信制止:“目下收用投降之人,似不甚妥善,如挤疖子,不可出零脓,如蒸烂肉,不可屡揭盖也。克城以多杀为妥,不可假仁慈而误大事。”脓疮等大熟才能挤破,煮肉等烂透才能揭盖,不让一人逃脱,不让一人投降,三万余人务必全数杀尽而后快。阴惨之气,尸腐之臭,凝结不散。“无边浩劫,谁实酿成?”

  《曾国藩奏折》:“生擒老贼二百二十一名。每生擒一贼,辄剖肠,剥皮挂树,磔石,见者无不凛凛”。221人全部剥皮挂以树上,蒙到石头上,其惨状可想而之。

  曾国藩《沿途察看军情贼势片》:太平军“禁止奸淫”,“听民耕种”,“民间耕获,与贼各分其半”,“傍江人民亦且安之若素”。他为要取得胜利,乃大烧大杀,做到“男妇逃避,烟火断绝,耕者无颗粒之收,相率废业”,使太平军“行无民之境,犹鱼游无水之池”,“居不耕之乡,犹鸟居无木之山”。

  曾国藩的幕僚赵烈文在《能静居士日记》中记载破城后七天时他所目睹的情形:“ 其老弱本地人民,不能挑担,又无窖可挖者,尽遭杀死,沿街死尸十之九皆老者。 其幼孩未满二三岁者亦斫戮以为戏,匍匐道上。 妇女四十岁以下者一人俱无,老者无不负伤,或十余刀,数十刀,哀号之声,达于四远,其乱如此,可为发指。”

  据曾国藩记载,湘军“分段搜杀,三日之间毙贼共十余万人。秦淮长河,尸首如麻”,“城内自伪宫逆府以及民房悉付一炷”,“万室焚烧,百物荡尽,而贡院幸存”, “自五代以来,生灵涂炭,殆无愈于今日。”

原创文章,作者:蜗梵百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xwofan.com/zatan/16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