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朱元璋要定都南京而不是合肥?

定都合肥的依据是什么?

朱元璋建国后,确实想过迁都,也认为南京不是最合适的都城,但是不管怎样,合肥都没有作为朱元璋都城选项之一。

合肥古称庐州,也是一个文化古城,三国时期是曹魏和东吴的主战场,现在合肥的淮河路步行街还有曹操点将台,在逍遥津公园还有张辽威震逍遥津的雕塑,整个合肥有一股浓郁的三国味。

后来南北朝时期,合肥因地处淮河、长江之间,屡次成为战场。隋文帝时混一南北,在合肥地方设置庐州。后来这个名字一直被延续,直到1912年,因为清末多年战乱,庐州府破败,废弃,存合肥县,直属安徽省,省会安庆府。1949年后,皖南皖北合并成立安徽省,省会治合肥。

以上履历可以看到,合肥因地理位置的原因,处于南北之间,成为南北势力的拉锯战场,历史上曾多次发生大战,这也是庐州府几度兴废的原因之一。盛世天下,合肥兼顾南北。一旦风云突变,合肥首当其冲。

中国军事史上有个说法,叫做守江必守淮。唐朝以后,尤其是宋代之后,北方游牧民族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对南方的汉民族政权造成了很大军事压力,从女真、蒙古、党项、满清等,少数民族经过与汉民族几千年的发展融合,已经褪去了原始部落的痕迹,成为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在东南沿海上的欧洲势力到来之前,一直是汉地防卫的重点地区。

第一个防线,在北方的燕山、太行山、祁连山一线,重要的关隘有山海关、居庸关、嘉峪关、娘子关等,这一道防线以南,是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利于游牧民族的骑兵机动。所以宋朝的士兵面临的军事任务非常繁重,在失去北方山脉的阻挡作用后,不得不在平原地带,广植树木,建立营寨,屯驻重兵来防卫中原。

一旦这个防线被攻破,华北平原基本无险可守,汉地的防卫会转到第二个防线。这个防线,经过历史上的多次战乱的反复验证,基本在秦岭、淮河一线。秦岭包括了汉中、商洛一带的山地,还有河南南部的群山、丘陵地带,这片山地以南,有一个足够大的后勤支持基地——四川盆地、汉江平原。历史上,南宋与金在这里对峙了100多年。在淮河以南,则有江淮平原和长江流域的长江中下游平原用于提供军事物资和给养。因此秦岭、淮河一线才能够维持。

如果这道防线也被突破了,此地往南,只有广东北部的韶关一带能够组织起来抵抗了,而在古代,两广地区的交通、道路、经济发展水平都有限,支撑不起长期作战,因此一旦秦岭、淮河防线被突破,长江流域也不可久存,失陷也是迟早的事。

合肥在第二道防线的战场内,在骑兵的一个冲击下,一天就可以从淮河流域的蚌埠杀到城下。因此作为首都,合肥周围没有洛阳一带的八山八水作为屏障,基本就等于无险可守,像大蜀山等,海拔太低;巢湖又离得太远。防守、物资转运都不方便,在古代不具备成为首都的条件。

南京的主城区在江南,江北有一个突出的桥头堡,南京的防守形势要比合肥优越的多,紫金山、钟山和长江使得南京只需要防守长江一线。而且在淮河一线作战的时候,南京能够作为物资、人员、指挥中枢,可以提供强大的后援支持。战事不利的时候,也可以凭险固守,等待南方的支援。形式稳定后,军队从南京渡江北上,扫荡江淮平原,也有充分稳定的后方,可谓进可攻,退可守。

不过这是中国按照传统的北方作为主要军事威胁作战理论,在近代以后,来自海洋的威胁逐渐成为主要威胁,南京靠近沿海地带的不利因素就显现出来了,英军溯流而上,逼迫清朝签订《南京条约》。日本在上海鏖战了3个多月,一路闯进南京,都表明了当威胁来自海上的时候,南京地利优势就不存在了。

朱元璋之所以分家单干后,首选南京作为根据地,也不是没有原因。从阜阳一带,转战到合肥、滁州一带,直接打下来南京,一直靠着九字方针,稳固经营,最后成功建国。

建朝后,朱元璋曾考虑过迁都开封、洛阳、西安,甚至老家凤阳也被考虑,其原因是南京历史上一直作为偏安的朝代的首都,政治中心(人口中心、经济中心、军事防卫要地)均在北方,而且开封作为北宋故都,朱元璋此前作为龙凤政权的省委书记逆袭成功的,一直有一个还都开封,以示正统的想法,一直以国家初建,不宜动摇根基为念,在南京一直待到他去世。

他的儿子朱棣靖难成功后,在1420年迁都北京,有多方考虑,南京作为陪都一直陪练了200多年。不过老朱家的后代子孙不肖,没有把祖先们设置陪都的初衷给实践,好好的一副优胜局,给打成了自杀局。

至于合肥,在近代之前,一直不适合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

作者 蜗梵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