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名妓赛金花:嫁状元郎,齐名慈禧太后?

原标题:晚清名妓赛金花:嫁状元郎,齐名慈禧太后?

中国有两个“宝贝”,慈禧与赛金花,一个在朝,一个在野;一个卖国,一个卖身;一个可恨,一个可怜。——北大教授刘半农

一个被拉上历史舞台的妓女,她的一生起起伏伏,极富传奇色彩。

15岁嫁状元郎跟随出使四国;20岁做妓院老妈子结识德国军官巧救群众;三嫁三夫死多次反复为妓。

赛金花的一生从污泥到云端,世人评论混杂不一,历史上只些许余音可循迹一二。

01

15岁嫁今科状元,成为公使夫人

赛金花1874年生于苏州,原名赵彩云,母亲去世后,迫于生计,13岁时被父亲卖到花船成为清倌儿。

清倌是只卖艺不卖身的,不但要有清丽脱俗的外表,还得会读书写字、吟诗作画。

不过对于身处花船中的清倌,她们的才华也只是覆盖于欲望之上的一层薄纱,一旦真正勾起了顾客的兴趣,只要价格合适它便不再具有实际的价值。

1888年,状元洪均回苏州为母亲服丧,期间因为官方应酬认识了赛金花。

当时赛金花14岁,洪均49岁,洪均对赛金花一见倾心。

1889年,洪均服孝期满,便立即迎娶了赛金花,还举办了热闹气派的婚礼。

15岁的赛金花坐着绿呢大娇,伴着红色状元纱灯,和着倚仗队,风光的嫁进了状元府,跨进了高门大户,成为了苏州花船里姑娘们羡慕的对象。

同年5月,洪均奉旨出使欧洲,被任命为欧洲四国的钦差大臣。因其大夫人恐国外生活不便,赛金花随洪均出行。

赛金花随洪钧出使欧洲德、俄、奥、荷四国,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公使夫人,因在德国住的时间最长,还学会了基本的德语交流。

同时赛金花还受到俾斯曼国王、德国国王和皇后接见,并合影留念。

3年后洪均回国,不久后病死。赛金花自知失去靠山,便毅然退出,只身来到上海。

此时的赛金花不过20岁。

02

开清吟小班却成为“护国娘娘”

赛金花为生活所迫重操旧业,重张艳旗,也正式从赵彩云成为了赛金花。

赛金花在上海自立门户设“书寓”,“书寓”是当时妓女的最高等级,要求精通弹唱,懂得应酬交际规范,书寓的陈设装修也要高雅讲究,按规矩是只卖艺不留宿的。

赛金花把俗事营运到了雅事,不但给了男人们寻欢作乐不辱斯文的理由,又拉高了妓女的地位,赢得别人尊重。

后来赛金花经朋友介绍,北上京津,开了“金花班”分店,在北京的八大胡同,赛金花也拥有了一等一的“清吟小班”,

“清吟小班”隔着桌子陪客人聊天一个小时,就有银子入账。当时赛金花的日收入已是不菲。

事业做大了,来捧场的又是高消费者,非富即贵,“金花班”,状元夫人赛金花声名远播,一时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每天店门前的车轿,总是拥挤不堪,把走的路都快要塞满了。

赛金花还受到官职大的老爷们的特邀,进入王府应酬,像庄王府,便只有赛金花能进,旁的妓女是皆不许的。

赛金花性格豪放,不拘一格,因她喜欢着男装骑马上街,时人称她“赛二爷”。

1900年西太后觉得义和团神兵可用,向全世界帝国主义宣战。德国公使克林德被杀死,这根导火索,引发了八国联军杀进北京,西太后与光绪皇帝仓皇西逃,市民惨遭奸淫掳掠。

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后,赛金花躲在北京南城避难,德国兵破门而入,情急之下赛金花说了几句德语,还拿出在德国与皇室、首相的合影。

德国兵不敢造次,引荐赛金花与八国联军主帅、德国元帅瓦德西相见。

八国联军侵华期间,北京动荡不安,商贩要不外逃,要不休市,瓦德西根本找不到买粮的渠道。

赛金花受瓦德西之托购买粮食。百姓惧怕洋人家家闭户,听说赛二爷作中介担保,才敢开门卖粮。

也正是因此,赛金花期间救了很多群众,使他们免遭八国联军屠杀,同时赛金花还顺手介绍同行姐妹去军营做生意,免得洋军胡乱奸淫。

庚子和议时,由于被义和团杀死的公使克林德夫人态度强硬,要慈禧偿命、让光绪皇上道歉,使谈判一度进行不下去。

赛金花出面调和,最后以在克林德遇害处立碑为条件,打开谈判僵局。

赛金花聪明机智,有正义感,有怜悯心,在既能保全自己人生安全的同时还能为人民群众出一份力,实属难得。

也因此赛金花被称为“护国娘娘”。

03

为爱坚守,至死“魏赵灵飞”

1903年,金花班的一个女子,服鸦片自杀,赛金花背上“虐婢致死”的官司被下了监狱。后散尽家财,各方打点,方才释放。

无奈只得两手空空再次回到上海打拼,期间赛金花结识了沪宁铁路段稽查曹瑞忠,之后嫁给他作妾。才过一年,曹瑞忠即因病身亡。

1913年,革命党人魏斯炅逃避追捕到上海,认识了赛金花,并在其的帮助之下乔装打扮搭乘轮船逃往日本。

1918年魏斯炅重返上海与赛金花结婚,请李烈钧作婚礼主持,大操大办明媒正娶。

魏斯炅当时45岁,在江西老家已有一妻一妾,但他在外一向称赛金花为魏夫人。

婚礼上赛金花穿着白色“文明纱”,面貌一新。魏斯炅给她取名“灵飞”,寓意灵魂就此飞跃。

婚后,赛金花彻底告别了妓院生涯,跟着魏斯炅移居北京。平淡而幸福的日子过了三年。

1922年,魏斯炅突然病逝,因不堪忍受魏斯炅的家眷亲友辱骂,年过半百的赛金花净身出户,只带走老仆人顾妈。

此后,主仆俩在天桥居仁里默默无闻的生活了十三年,名妓赛金花突然消失,无人知她是死是活。

1933年刘半农等文人采访赛金花,其中一段说辞让人泪目。

问:“这些年来你没有任何收入,是怎么过来的?”

赛:“最初稍微有点钱,后来就靠顾妈的亲友接济了。当年我搬出来时虽近半百,自己是不能靠卖笑为生了,但是论开妓院揽生意,我可轻车熟路。只要我愿意,生活不会没着落。可我不愿意那么过了,魏先生待我真心真意,我不能污了他的名声。”

赛金花至死以“魏赵灵飞”自称,你待我真心,我回以深情,他人的真心或假意她门儿清。

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妓女赖以改命换天的婚姻,却并没有给她的人生带来柳暗花明。

1936年12月4日,赛金花因气喘而去世,享年63岁。她静静躺在破旧的棉被里,连办丧葬的费用都没留下。

烟花之地,风月场所,若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搔首弄姿,虚情假意的周旋声色之中?

每一个沦落的风尘女子都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如何评价赛金花,争论了百年没有答案。

她曾对魏斯炅感叹,台上都把我演成花旦,可我自幼卖笑为生,颠沛流离,是个苦命的人,应该是青衣。

作者:琴晴情卿,精读读友会会员。琴棋诗画都喜欢,柴米油盐也乐意。

作者 蜗梵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