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耗传来:刚刚中国痛失巨星!

华人星光(ID:hrxg2020)原创内容

作者:华人星光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就在刚刚,中国失去了一颗巨星,

他家世显赫,续写500年辉煌传奇;

他誉满天下,

就连欧洲人都要肃然起敬;

他赤子情深,

将中华文化推向全世界!

可是刚刚他走了,走的悄无声息……

今天,全中国有几人知道他的名字?

他,就是吴祖强。

吴祖强的出身,说出来那是太吓人:

宜兴紫砂壶创始人,

是吴祖强祖先明代吴仕;

鼎鼎大名的才子唐伯虎,

每次去宜兴必住吴家老宅;

中国传世名画《富春山居图》,

从万历到康熙,这幅国宝,

在老吴家整整挂了150年;

故宫博物院主要创办人,

就是吴祖强的父亲吴景洲,

哥哥吴祖光是戏剧神童,

创作中国第一部抗战话剧。

吴祖强出生的时候,

和吴家往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政界巨擘:

张之洞、张謇、袁世凯、康有为、

梁启超、黎元洪、段祺瑞、董必武、

瞿秋白、周恩来;

画界巨匠:徐悲鸿、齐白石;

教育先驱:章太炎、于右任;

文坛硕彦:

郭沫若、茅盾、老舍、巴金;

戏剧大神: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

曹禺、田汉。

500年吴家辉煌绵延到近代,

交际圈基本囊括中国近现代全部名流。

在这样的强大家世背景下长大,

是命运选择了吴祖强,

也是时代造就了他。

吴祖强和哥哥吴祖光新凤霞,吴祖光儿子合影

吴祖强自小音乐天赋过人,

师从父亲的好朋友,

著名音乐家盛家伦、张定和,

后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

作为第一批选派苏联的三名留学生之一,

赴莫斯科学习音乐。

那个时候,

他身上已满是老吴家家国情怀的沉淀,

因为他其实是可以直接读博士的,

可是他为了了解莫斯科本科体系,

将来为中国作曲人才培养找到合适道路,

坚决要求从本科大一读起,

他放弃了个人提升的机会。

吴祖强的老师,

是国际知名作曲家梅斯涅尔。

梅斯涅尔在俄罗斯有个鼎鼎大名的学生,

叫西德尔尼科夫,

西德尔尼科夫不吓人,

但是有一群吓人的学生:

苏联电子音乐奠基人阿尔杰米耶夫,

英国大作曲家斯米尔诺夫,

当代俄罗斯最有影响力作曲家之一,

塔尔诺波利斯基,

先锋派作曲家马尔特诺夫等等,

国际乐界很多大人物,

都出自梅斯涅尔的门下。

这些学生,

几乎占据当代莫斯科作曲学派半壁江山。

算起来,

这些大神都是吴祖强的同门“师侄”。

身处高手如云之间,

吴祖强亦不逞多让。

他在这期间创作了《C大调弦乐四重奏》,

这首曲调在当时,

由莫斯科音乐学院四名教授组成的,

康米塔斯四重奏团,

在苏联国家广播电台录音播放,

对于一个留学生来说,

这是最高的荣耀!

1958年,赤子归来,

吴祖强就职于中央音乐学院,

他将自己化作铺路石,

托举着中华民族音乐文化,腾飞!

翻开新中国音乐历史的第一页,

篇幅一定满是“吴祖强”:

1959年,

舞剧音乐《鱼美人》让他声名大噪,

这首曲子,

1992年入选“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

成为百年舞剧音乐的经典之作!

1964年,吴祖强再次惊艳全中国,

他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作曲《万泉河水清又清》,

“万泉河水清又清,我编斗笠送红军……”

成为他一生中最为人称道的作品,

传唱大江南北几十年长盛不衰,

2013年,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巴黎上演,

场场爆满;

2019年,《万泉河水清又清》,

入选新中国成立70周年100首优秀歌曲。

他的曲子,经得起时间考验,

管弦乐、协奏曲、舞剧、

大合唱、室内乐、独奏曲等,

各种体裁和形式的音乐作品,

都能信手拈来。

比如影响几代人的,

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

还有根据阿炳二胡独奏曲,

改编的弦乐合奏《二泉映月》

以及改编的琵琶与管弦乐队音诗:

《春江花月夜》

这些家喻户晓、长盛不衰的作品,

都出自吴祖强的笔下。

这些曲子,足以在中华音乐史册之上,

熠熠生辉百年。

但对吴祖强来说,这些还不够,

因为他有一个梦,

让中国音乐走出国门!

人尽皆知的《二泉映月》,

本是中国民间音乐,

吴祖强将其改编为弦乐合奏,

从而保证国内外交响乐团,

和室内乐团均能演奏。

1977年,

吴祖强这曲《二泉映月》首次亮相,

与贝多芬第五“命运”交响曲等音乐一起,

在中央乐团演播,

使现场观众听呆了,

千千万万广播、电视前的观众,

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那次音乐会上还演奏了,

吴祖强的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

(与刘德海和王燕樵合作),

这是我国音乐史上,

第一部成功地将民族乐器,

与西洋管弦乐队相结合的协奏曲,

融合得天衣无缝,成为典范之作。

后来,

世界三大东方指挥家之一的小泽征尔,

将这两部作品带到美国演出,

其中,弦乐合奏的《二泉映月》,

成为征服世界的东方音乐,

全球许多交响乐团纷纷演奏。

吴祖强还将二胡与管弦乐队《江河水》、

弦乐合奏《听松》和《良宵》,

也都送出了国门,

他坚持以民族音乐为底色,

却又大胆借鉴西洋音乐形式,

这些曲子,

成为当年民族音乐一座难以逾越的巅峰,

成为二十世纪的华人音乐经典!

一生建树,他已是赫赫功绩,

而他为祖国所做又何止这些。

1988年,在他的极力促成和影响下,

海峡两岸20位音乐家,

聚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

在隔绝了40年后第一次走近,交流会晤,

这次文化的历史性聚会,

大陆10位作曲家的“领队”,正是吴祖强。

上世纪90年代,

就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78岁的他,

为国家大剧院的建设到处奔走呼吁,

最终,在他锲而不舍的努力下,

国家大剧院于2007年顺利落成,

如今,国家大剧院逐步成为集演出、

艺术教育、剧目创作、

文化普及等多功能于一体的,

复合型文化艺术“航母”,

以殿堂级的艺术水准,

引领我国的演艺事业,

大大提升我国在国际的文化档次!

可却没有谁知道,

这样一艘音乐航母的建设背后,

凝聚着80多岁吴祖强的所有心力。

毕生献于中华,毕生献于音乐,

他与哥哥吴祖光一起,

没有辜负老吴家百年文化积淀,

被誉为共和国文化艺术界的一代“双璧”。

而吴祖强的威望其实更高,

远及国际音乐界。

从1999年起,

他连任了三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

国际音乐理事会执行理事,

他的出现,使这个音乐界的“国际奥委会”,

有了中国人的声音。

在他的促使和努力下,2007年,

第32届国际音理会理事大会在中国召开,

这个国际音乐界的最高论坛,

在中国举行可谓意义深远。

著作等身,赫赫一生,

但吴祖强最为骄傲的是,

他从未离开过讲台。

他为中华培育了一大批音乐英才:

陈远林、郝维亚、王宁等,

是我国作曲界新生一代的中坚力量,

而孙亦林、郑秋枫、刘廷禹等,

已经是蜚声国内外的知名作曲家,

最知名的学生陈怡,

现在是美国艺术科学院终身院士。

吴祖强的儿子吴迎,

继承了父亲的才华和吴家的基因,

吴迎在波兰第四十届肖邦音乐节上,

举行了个人音乐会,

因为太受欢迎,加演达九次之多,

被当地音乐界评论为:

“创造性地发挥了欧洲的传统经验,

达到了极高的水平”。

就连侄女都受他影响,

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

成为一名出色的女高音歌唱家。

学生郝维亚还记得,

有一次上课的时候,

讲起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十三交响乐》,

老师吴祖强从书架上抽出这部作品的总谱,

上面密密麻麻做了记录,

“老师告诉我,当时这部作品首演的时候,

他就坐在肖斯塔科维奇的背后,

观察各种细节,很难得。

尤其在我们这个匆匆忙忙的社会里面,

那种对待专业的认真态度,

至今让我很难忘。”

学生成长的点滴,吴祖强都记在心里。

每当郝维亚创作出新作品时,

吴祖强都会到现场听,并提出各种建议,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4年。

那年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式上演,

郝维亚创作的歌剧《一江春水》,

吴祖强坚持坐着轮椅,

专程到上海看完歌剧首演,

那个时候他已是耄耋之年,

身体大不如从前…….

2022年3月14日,

中华音乐史上一颗闪耀的巨星陨落了:

一代作曲大家吴祖强逝世,

这一生,

他都献给了音乐,献给了中华!

踏乐而行,万泉映月,

他来时,为这个世界写下永恒的音乐,

为中华文化走向世界拼尽所有;

他走时,

且看桃李满天下,旌旗已猎猎

他澎湃而炽热的音乐人生,

凝聚成中华伟大复兴的一程!

来时献出毕生心力,

走时寂静和默然,

今天,送别一代大师吴祖强,

老先生,走好!

END

作者 蜗梵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