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之父”竟是中国人?!他的名字却几乎无人知道……

华人星光(ID:hrxg2020)原创内容

作者:华人星光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毫不意外,

失事的波音飞机又一次上了热搜,

但在查波音的资料时,却让我大感意外,

因为制造第一架波音飞机的,

竟是一个中国人!

在一次波音总裁造访中国时,

曾称他为“波音之父”。

他是遥远过去被仰望的先行者,

当年在美国航空界“昙花一现”后,

他把最好的人生,全部献给了中国。

可是一生光辉从来无人知,

这是一个国人从没听过的名字,

他叫,王助。

所谓天才,应如斯人:

王助本农村子弟,因成绩优异,

16岁就被清政府选派到英国留学;

在阿姆斯特朗工学院学船舶,

在德兰姆大学学机械,

他被指任为,

中国海军两艘军舰监造官那年,

只有18岁。

王助的心,比万丈天高,

海上的事搞明白了,

他要弄清楚天上的事。

1915年王助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学习航空工程。

从飞机设计到钳工、锻工,

他几乎无所不精。

只用了一年,

他就拿下了航空工程硕士学位,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获得航空硕士学位!

毕业后,

他直接被选为美国自动机工程学会会员,

这个学会里都是知名机械工程师和专家,

而王助,

只是个20岁出头来自落后中国的学生,

可见他有多厉害。

1917年,

美国一家新成立的飞机公司,

聘请王助为第一任总工程师,

他的到来,被视为“天降贵人”。

那时,这家公司投入全部家当,

研发出一架B&W-C型水上飞机,

但一直处于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况,

因为飞机的主要购买者美国军方,

发现这种水上飞机起飞与降落成功率很低,

根本达不到标准,

王助一检查,就知道了这架飞机的缺点,

他设计出了,

有双浮筒双翼的B&W-C型水上飞机,

成功通过了测试,

一次性带来50架飞机的订单,

瞬间拯救了这家摇摇欲坠的公司。

在这样的基础上,

这家公司从此发家致富

并最终成为今天世界航空业垄断巨头,

它就是:波音公司。

而在波音的历史中,曾这样纪念王助:

“出生于中国的王助,

是波音公司第一位工程师。”

波音总裁有一次来到中国,

称他为“波音之父”,

位于西雅图的波音博物馆里,

陈列着有关王助的资料、照片,

和一块雕刻有王助肖像的铜匾。

这些发黄的历史片段,

记录了世界航空工业的萌芽时期,

一段属于中国人王助的传奇,

以先行者的艰辛与蹒跚,

他站在国际飞机设计制造行业最前沿,

那时候,他只有24岁!

但是这样的辉煌只是“昙花一现”,

王助就如一颗彗星,

划过世界航空史第一页便再无声息,

因为,他并不愿意继续为美国服务。

波音的未来他并不关心,

至于波音的今天他更无法预料,

那个时候,他只想着一件事

习西夷之长,救中国之短,

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最大的梦想,

是为中国造飞机!

1917年年底,

王助拒绝了波音公司高薪挽留,

江声浩荡,赤子回归,
他带给中华民族一个光辉的未来!

1918年,

王助参与创建中国第一个正规飞机制造厂

马尾海军飞机工程处。

第二年,他与好友巴玉藻,

为海军设计制造成功中国第一架水上飞机

“甲型1号”初级教练机。

第四年,王助设计出了,

世界上第一个水上飞机浮动机库:浮坞,

成功解决了水上飞行停置和维修的难题,

他设计的飞机后小轮,

令业界为之惊叹,

被国际上称为“王助轮”

抗日战争期间,在他倡议领导下,

中美合资的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成立,

他还组建了中国航空研究所

这里被称为“中国航空的摇篮”。

12年里,在日军不断轰炸的间隙,

他能陆续设计制造出教练机、

海岸巡逻机、

鱼雷轰炸机等15架新型飞机,

这些战机被全部投入战场,

与日机殊死激战。

那时中国空军,

第一次带着自己的战机参战,

击落6架日机,

而我们自己的飞机则一架未损!

国民政府为此将这胜利的一天,

8月14日,定为了空军节。

王助还培养出,

我国第一代航空工程技术人才,

这些人才中,

最出名的一个人尽皆知,他叫钱学森。

钱学森在王助管理的航空研究所,

做过五年的研究员,

两人亦师亦友,惺惺相惜。

钱学森顺利考入,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

得到了王助的大力提携和帮助,

后来他亲自写信向政府推荐钱学森。

钱学森和王助

作为中国航空事业先驱,

可以说,没有王助,

就不会有中国航空的最初起步,

没有王助,就没有“航天之父”钱学森。

一腔热血,尽洒中国,

以他的功绩和奉献,

他本该是受世人敬仰的大英雄,

可是他却郁郁而终……

点击此处 睡个好觉

抗战时期,

王助一直亲自参与飞机设计,

他的办公室内有一张长长的绘图桌,

每天都铺满图纸,

他研发的研运—1号滑翔运输机,

能载荷30名全副武装的伞兵和2名驾驶员。

而在二战中德国曾研制出类似的机型,

只能承载10余名伞兵,

与中国的滑翔运输机相比,

根本难以相提并论。

但是,

国民政府根本不重视这样的研发成果,

他们宁愿敛财贪墨,

都不愿投入太多发展航空,

只是王助一人苦苦支撑着…….

解放战争后,王助被勒令去往台湾省,

他的科研才华满身,本该有更高的建树,

然而海峡两岸,血浓于水,

王助根本无法研制出任何战机,

去对准自己的同胞…….

他将自己蜷缩于大学一角,默默教书,

曾经的辉煌绝口不提。

 1965年3月4日,

王助抑郁而终,终年73岁…….

这是临终前,

他为全中国留下的巨大财富:

《飞机之V字尾》、

《航空人员之体重与身高》、

《飞机设计手册》等等,

这些书籍,

成为了后来新中国航空事业先行者,

程不时等人的指路明灯。

以巨人的肩膀,

托举起中华民族航空的伟业,

以泣血的付出,

换来民族辉煌的明天。

他是昙花一现的“波音之父”,

却是永恒史册的中华航空先驱!

2022年3月,

一代奇才王助逝世57周年,

缅怀这位中华航空伟人!

END

作者 蜗梵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