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原文及字段详细注释 泰伯第八

【原】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译】孔子说:“泰伯,他可以说是品德最高尚的人了,多次把天下让给(季历),老百姓都找不到(恰当的词句)来赞美他。”

【原】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释】①劳:烦劳,劳苦。②葸:xiˇ,胆怯。③绞:尖刻。④笃:忠实。⑤旧:老朋友。⑥遗:遗弃。⑦偷:薄,淡。
【译】孔子说:“恭敬却不知礼,就会烦劳;谨慎却不知礼,就会拘谨;勇猛却不知礼,就会闯祸;心直口快却不知礼,就会刻薄。君子能厚待(自己的)亲属,百姓中则会兴起仁德(的风气);(君子)不遗弃老朋友,百姓就不会薄情寡义了。”

【原】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释】①启:看,视。②履:践,踩在上面走过。
【译】曾子生了病,把他的学生召集(到身边来),说:“看看我的脚!看看我的手!《诗经》上说:’小心谨慎,就像来到深深的水潭边,就像行走在薄薄的冰层上。’从今以后,我才知道自己可以免于祸害了!弟子们!”

【原】曾子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释】①问:探望。②远:远离,避免。③近:接近,靠近。④鄙:鄙陋。⑤倍:通“背”,不合理,错误。

【译】曾子生了病,孟敬子探望他。曾子对他说:“鸟快要死的时候,它的叫声是悲哀的;人快要死的时候,他说的话是善良的。君子所重视的道有三个方面:使(自己的)容貌庄重严肃,这样就可以避免(别人的)粗暴和怠慢;使自己脸色端庄严正,这样就容易使人信服;讲究言辞和语气,这样就可以避免粗野和错误。至于祭祀和礼仪的细节,自有主管(这些的)官吏(来负责)。”

【原】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释】①犯:冒犯。②校:计较。

【译】曾子说:“有才能向没有才能的人请教,学识渊博的人向学识浅薄的人请教;有学问像没学问(一样);知识丰富像空无所有(一样);被冒犯也不计较。从前我的一位朋友就这样做过。”

【原】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释】①寄:寄托,委托。
【译】曾子说:“可以把年幼的君主托付给他,可以把国家的政权托付给他,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而不动摇屈服。(这样的)人是君子吗?是君子啊!”

【原】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释】①弘:宽广。②毅:坚毅,刚强。③已:停止。
【译】曾子说:“有抱负的人不可以不(胸怀)宽广,意志坚定,(因为他)责任重大而且路途遥远。把实现仁德作为自己的责任,不也很重大吗?(直到)死了才停止,不也是很遥远吗?”

【原】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释】①兴:起,激发。
【译】孔子说:“(人的修身)从(学习)《诗》开始,以礼仪来立身,音乐使(修身得以)完成。”

【原】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译】孔子说:“老百姓,可以让(他们)按照我们的意思(去做),不能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原】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释】①疾:讨厌,厌恶。
【译】孔子说:“喜欢勇敢厌恶贫困,(是)祸害。对不仁的人憎恶太过分,(也是)祸害。”

【原】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释】①使:假使。②吝:小气。③足:值得。
【译】孔子说:“即使有周公那样美好的才能,如果骄傲而吝啬,(那么)其他方面也就不值得看了。”

【原】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释】①至:同“志”,想到。②谷:俸禄。
【译】孔子说:“读书三年,不是想做官,这是难得的。”

【原】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释】①笃:坚定,忠实。②见:同“现”。
【译】孔子说:“坚定信念(而且)好学,宁死坚守大道。(政局)危急的国家不进入,(政局)混乱的国家不居住。天下政治清明就现身,政治黑暗就隐退。国家政治清明,(自己)贫穷鄙贱,是耻辱;国家无道,(自己)富有显贵,(也)是耻辱。”

【原】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译】孔子说:“不在那个职位上,不要思虑那个职位上的政事。”

【原】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释】①始:乐曲的开端。②乱:乐曲的结束。
【译】孔子说:“从太师挚开始演奏,到结尾合奏《关雎》乐曲的时间里,美妙悠扬的音乐充满了我的耳朵。”

【原】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释】①侗:幼稚,无知。②愿:谨慎,老实。③悾悾:诚恳的样子。

【译】孔子说:“狂妄而不直率,幼稚而不老实,(表面上)诚恳而不讲信用,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

【原】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译】孔子说:“学习像追赶不上(什么似的),(追赶上了)又担心会丢掉。”

【原】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

【释】①巍巍:高大的样子。②与:参与,夺取。
【译】孔子说:“(多么)崇高啊!舜、禹拥有天下,而不是自己抢来的。”

【原】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释】①名:称赞。②焕:光明的样子。
【译】孔子说:“伟大啊,尧这样的君主!崇高啊,只有天是最高大的,只有尧能与天比。(他的恩德)多么广博啊,老百姓不知道怎么来称赞他。崇高啊,他创建的功绩!光辉灿烂啊,他制定的礼仪制度!”

【原】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释】①乱:治理。
【译】舜拥有五位(贤)臣,就治理好了天下。周武王说:“我有十位能治理国家的贤臣。”孔子说:“人才难得,(难道)不是这样吗?唐尧、虞舜时代以及周武王时,人才最盛。(武王的十位治国贤臣中)有一位是妇女,(所以实际上)只有九人而已。周文王得了天下的三分之二,仍然事奉殷朝,周朝的道德,可以说是最高的道德了。”

【原】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黼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

【释】①间:空隙,缺陷。②菲:不厚,薄。③卑:低矮。④沟洫:沟渠。
【译】孔子说:“禹,我对他没什么可批评。(他的)饮食很简单却尽力去孝敬鬼神,衣服简朴,祭服却尽量穿得华美,(住的)宫室很低矮,却把力量完全用于(兴修)沟渠。禹,我对他(确实)没什么可批评。”

作者 蜗梵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