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李慧丽有个朋友叫小婉

东方散文夏季版


李慧丽,女,七十年代生,现就职于山西省潞城新闻中心,工作生活之余喜欢写些文字以求自娱。

有个朋友叫小婉

我有一个儿时的好友叫小婉,准确地说是中学同学,高中毕业后,渐渐地就失去了联系,近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竟然又与小婉重逢,并且时常见面。

人们常说,岁月是把杀猪刀,会硬生生地在你的脸上刻上道道见证时光匆匆流逝的印痕,但一别二十年再次见到小婉时,我第一次觉得岁月也许是把美工刀,一刀一刀地把小婉雕刻得玲珑剔透、出神入化。

记得二十多年前的小婉,矮矮的个子,圆滚滚的身体,木讷少言。在物质条件远没有现在丰富的二十年前,县城中学的孩子们穿着都是朴素简单的,没有什么名牌牛仔裤、运动鞋,甚至有的人还穿着妈妈亲手制作的老布鞋,我与小婉亦如此,再加上我们没有业余爱好、课外特长,属于那种淹没在人堆里难以分辨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只不过我学习成绩稍好于她。

在那个花一样的年华里,我也追过星,像小虎队等影视明星的大头贴我也曾从有限的伙食费中省吃俭用地买来粘贴在较精致的本子里;也曾对某个异性在心底里偷偷地产生过不一样的情感,尽管我当时是老师同学心中的好学生。但我敢保证小婉绝对没有过我这样的“小”女孩情结。虽然在班里我们都是较默默无闻的人,但小婉从不为此有过哀怨或不满,她也努力学习,只是成绩不太好,她也在上课时看小说,只是不像当时很多女孩子一样热衷看琼瑶,有时同男生说话还脸红,小婉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和我一样毫不起眼的女孩。

可这只是记忆中的小婉。

那天,我专程从县城赶赴市里参加一个民间性质的培训会,在报道处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士在热情地接待着前来参会的人,起初多看了她两眼的缘故是觉得这个女人漂亮有气质,后来再继续看时是因为觉得她似曾相识。在左右逢源中,她也终于看到了我,“原来是你来了啊!美女作家!”边说边向我迎过来。可起初我还以为她在同别人打招呼,但左左右右看看,当时身边也没有其他人啊!难道是叫我吗?我汗颜。

“还美女作家呢!我与这个词挨边吗?首先是个女性但并不美,其次我还敢称为作家?让人笑掉大牙,连个写手都不算,顶多算个作者吧!”心里极度难为情着。

不管多么地脸红,她已经袅袅婷婷地向我走来了,非常热情地拉起我的手,我感觉她的手是热的,虽然她的话有些夸大其词,但是我觉得她此刻与我久别重逢的心情是一样激动的。听着她婉转的话语在人群中传开,在难为情的同时,心底里也着实被滥竽充数的小小喜悦所冲击了一下。

她让我先进去会议室找座位,然后又听到她在外面热情地接待着,过了一会儿她进到会议厅来,看见我正一个人在角落里坐着,连忙领我找座位,其间不停地与相熟的人打着招呼,一会儿帅哥、一会儿美女的,听的多了,我才渐渐地从刚才的难为情中走出来,原来她口中的帅哥美女只是个性别符号罢了。

在座位中坐下时,离正式开会还有一段时间,百无聊赖中我的眼睛随着小婉忙碌的身影在转动着,许是这个时候外边的人都已进来得差不多了,她把当下的工作重心又放在了室内,她在有序地招呼人们尽量往前排坐,把中间部分坐满了,在她那入心润肺、婀娜婉转的言语声中,人们也都积极地配合着。

乘着这个闲暇时间,我仔细地打量着仿佛是这偌大会议厅主人的小婉,个子依然没有长高,但现在却纤细苗条,显得小巧灵珑;大波浪的卷发过肩及腰,时尚又奔放;及膝的连身裙外边套着一件小西服,洋气又干炼,看着这样的小婉,我恍如做梦,无论如何一时间也不能把眼前这个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都市女郎与记忆中那个淹没在人群中也找不到的小女孩联系起来。但是无论如何,时隔这么多年,她还能在人海中认出我,并知道我的现状,就凭这些,也够我激动一阵子了。

会后,由于她还有一些善后的工作要做,我们也没来得及叙旧,但她还是在忙碌中没有忘记于我互留联系方式,并连连嘱咐随后再聚。

回来后,我也想着是该找个机会和她聊聊,但却对她那天说的话没放在心上,不是说中国人最大谎言是“改天请你吃饭!”吗?所以对她的承诺也未置可否。但只过了二三天后,一个周末的午后,小婉居然来电说,晚上要做东与几个老同学聚聚。

晚上我如约赴宴,七八个昔日同学,都是较熟之人。小婉还是如那天见她时的光彩照人,脸上略施粉黛,使她整个人在璀璨灯光的照耀下分外夺目。那晚她带了老公来,她老公挺拔俊秀,据说是一位领导干部,家世很好。她依然如那天一样活跃着,调动着大家的情绪,她的“甜言密语”灌进我的耳朵中虽然有些让我承受不住的脸红,但不得不说这些话让大家彼此又都很享受。比如,她与一个有着科级官衔的同学对话时,她总会“领导、领导”叫的不离口,时时会适时地说,“你大有前途啊!”那被说者脸上会洋溢出抑制不住的满足;要是她的面前是一个全职太太时,她就会说,“我们的贤妻良母,你一定是很幸福的,你是伟大的!”诸如此类的话。

说实话,她话语中奉承明显大于事实的恭维,总让我心虚得恨不得地下有个缝能钻进去,根本不敢看她的嘴,但是她那一表人才、稳重大气的老公总是含笑默默地看着她,眼眸里闪动着是欣赏。我汗颜。

两次的见面后,我心里真是无法形容对小婉的感觉,我是一个直肠子的人,说话办事总是一杆子捅到底,总要讲究个孰是孰非,我也一向也认为自己这样是符合中国的传统文化的。一次在群里和昔日同学聊天,无意中说起小婉,才略知了小婉这些年所走过的路。

高中毕业后,小婉没有像我们一样考上学校或复读再考,她通过招工进了一家国营企业当了一名普通工人,可是她却爱上了一个才貌双全在机关里工作的大学生,且那个男孩家境优越,父母都是国家干部,可以想象这样看起来根本不相配的男女朋友是不会得到男方家长认同的,起初男方家长极力反对,但出身于普通农村家庭的小婉,那个当年不看琼瑶小说,和男孩子偶而说话还脸红的小婉,居然以自己坚定的信念,执着的追求,历经几年磨难,最终获准与心上人结婚,据说,这段故事在当地多年后都是被人津津乐道的。可幸福的日子还没过多久,小婉所在的国营企业停产,她便待业在家,可是自己的老公却在仕途上越走越远,小婉没有栖息在老公的羽翼下平安渡日,她却选择了创业,从最初的摆地摊到现在已拥有自己独立的店面,还是一个什么协会的秘书长,几年下来,也算是小有成就。

听着朋友的讲述,我仿佛穿过这么些年来小婉那弯弯曲曲的人生道路,看到了站在路的那头的当年那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木讷女孩。忽然明白,是这曲曲折折的人生道路教会了小婉左右逢源、舌如莲花。

后来,她在朋友圈中留言给我:二十年来,你还是你一点没变,可我也还是我,只不过那个我躲在了厚厚的躯壳下面。

她的话让我回味,我没变,许是因为我没有经历过小婉那起伏的人生,没有尝试过小婉靠自己努力改变命运的个中艰辛,过着如水的日子却还在不停的抱怨。而小婉,那个曾经淹没在人堆里难以被发现的女孩,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用努力摒弃怨尤,用奋斗点亮人生,以至于多年后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小婉。

联系 我们

作者 蜗梵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