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李少红 李少红首次答疑新版《红楼梦》的各种争议

新版《红楼梦》被停播 李少红:现在不敢说话

红楼梦 李少红 李少红首次答疑新版《红楼梦》的各种争议

新版《红楼梦》播出后,不仅在网上被狂批,日前还被媒体爆出因为收视率问题在多个地方面临停播的危机。

  7月4日,新《红楼梦》在某图书策划推出签售活动,导演李少红亲自现身。不过,除了签售,以及极少的几句应付场面的话,李少红拒绝接受任何媒体的任何采访。

  李少红首次答疑新版《红楼梦》的各种争议

  李少红首次答疑新版《红楼梦》的各种争议

  回顾拍感受:“遗憾肯定会有,我们问心无愧”

  成都商报:您所理解的《红楼梦》是怎样的?之前看您做客《凤凰非常道》,说自己并不是非常熟悉原著,并且对历史也不是太熟悉。那么,您为什么会在胡玫导演离开之后,临危受命担任该剧的总导演呢?

  “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妙就妙在什么都说了,又好像都没说,因此才需“谁解其中味”。

  成都商报:你是否觉得拍《红楼梦》是冥冥中的宿命安排?好像当年谢铁骊导演拍电影版《红楼梦》的时候让您做副导演,但是您没有去?

  李少红:《红楼梦》讲的就是宿命。曹雪芹开头就把结局都说了,而且又借甄士隐把人的命运轮回演示一遍。他这样做的道理很简单,人的命运不会因为后天的原因而改变。《红楼梦》演绎了所有痴男怨女的抗争过程。所以好看的是过程,美妙也在过程。当我明白这个道理后,我和小婉,还有曾念平便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从第一天开始,我们便深知面对这样一部经典,需要有敬畏之心,要有诚意,不能有任何杂念。摆正心态,真正做到宠辱不惊,是拍好《红楼梦》的心理基础。于是,小婉请了一尊曹公的灵牌,每天上香,我也上,不是迷信而是一种虔诚的表达。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力量,在天命面前都是渺小的。相信做对了,曹公在天之灵会帮助我们。后来果然很多超乎寻常的困难都迎刃而解了。坚持下来,走过来之后,我们觉得我们收获更大。

  成都商报:你之前希望拍出一部什么样的《红楼梦》呢?现在这部《红楼梦》就是你理想中的模样吗?

  李少红:我们拍的是一部彩色电视连续剧,所以要从大众审美角度考虑。既要通俗,简单易懂,又要有艺术上的独创。要符合原著的精髓,韵味和古典、儒雅、婉约的风格,又要自然地融入现代的时尚感和审美情趣。从目前播出的效果来看,大部分艺术处理还是达到了我们的预期。

  成都商报:现在回想拍《红楼梦》的这几年,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拍完《红楼梦》,你有遗憾吗?

  回应批评压力:“87版导演王扶林让我挺住,我还有什么委屈不能忍受?”

  成都商报:眼下,新版《红楼梦》已经在多个地方台播出,成为观众和媒体的焦点,其中不乏批评之声,这是否对你造成了压力?你怎么看观众,尤其是毒舌网友的拍砖?

  李少红:我看了网上(的评价),分为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确实也遭遇了极少数”毒舌”的攻击,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很熟悉,也见过这样的阵势。他们妖魔化新版《红楼梦》的`动机,以及《红楼梦》动了他们心中什么样的“奶酪”,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能用一种降的心态来端正自己的态度。我们三年几乎是在一片争议中熬过来的。无论选秀的演员还是小演员都是在这样的气氛中成长锻炼出来的,连功成名就的老演员也同我们一起经历了考验,我们大家都是冲《红楼梦》来的。曹雪芹的这本书一直争议不断,却越证明了这本书的生命力越强。

  李少红首次正面作答观众的几大主要疑问

  华丽阴森? 答:《红楼梦》中描写了美梦,也有噩梦

  成都商报:很多观众都肯定了新版《红楼梦》的精致唯美、大气华贵,不过也有观众指出这部戏光线比较暗,配以时隐时现的背景音乐,甚至有毒舌网友说该剧氛围有些阴森,像《聊斋》,对此你怎么看?

  李少红:《红楼梦》中描写了美梦,也有噩梦,这些在传统文化中都是人尽皆知的基本标识,不难理解。弃恶扬善的主题在《红楼梦》里非常鲜明,在现代文明的今天,人们对此更容易理解才对。

  旁白多余? 答:有或没有,都会有人,有人不

  成都商报:周野芒的旁白非常美和耐听,但有观众反映有点像广播剧,旁白会不会略显多余?好像最开始的剧本是没有旁白的,为什么后来会加上旁白?

  李少红:我们剧本的初稿就有旁白。《红楼梦》的很丰富,字里行间好几层意思,还真别高估了自己。能通过画面、镜头语言,还有借助旁白加深理解原著的含义,我觉得手段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我们需要点耐心,先看下去,看明白。我很清楚有旁白也好,没有也好,都会有人,有人不。观众既然说旁白非常美和耐听,那说明他们,当广播剧听,我也没意见,多了一种欣形式普及《红楼梦》,也是好事。

  戏曲之惑? 答:最具有《红楼梦》味道的音源应该是昆曲

  成都商报:新版《红楼梦》借鉴了不少昆曲的元素,为什么在该剧中加入这么多戏剧元素?有观众反映时隐时现的“咿呀”的女声唱腔猛一听有些吓人,配以这样的背景声,是出于什么考虑,想达到什么效果呢?

  李少红:不是戏剧元素,是戏曲元素。了解曹雪芹的人都知道,《红楼梦》和昆曲的渊源很深,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代也是昆曲盛行的时代。有人说原本曹雪芹想把《红楼梦》写成一出戏,后来脂砚斋劝他还是写成小说,在太虚幻境中曹雪芹还保留了当时写的《红楼梦》十二支,完整的昆曲曲牌。另外,在很多篇幅中曹雪芹运用昆曲的剧目作为戏中戏,直接和情节嫁接,甚至对人物命运埋下谶语。所以最具有《红楼梦》味道的音源应该是昆曲。有些地方,我们根据小说中众多的心理描写,有意识演化成为一种心声,一种极具形象感的声音。

  配乐基调? 答:我建议他们先不要忙于写,先找感觉,真正爱上了再结婚

  成都商报:我看到这部戏的作曲是郭思达和杜薇,是怎样定下他们的?对于配乐,总体的要求是什么?剧中主要角色都有自己的主题曲,是不是对每个人的主题曲都定下了基调?

  在这一年多的创作中,他们写的小样比用上的多十几倍。其实我们很早就把创作的东西,用不同方式放出来“试水”听反应,然后回炉再创作。在音乐创作中,对我们起很大帮助的还有张卫东老师,始终无私奉献,耐心地从音韵还有曲牌等古典元素方面解答我们的疑问,百问不烦。所以,新版《红楼梦》的音乐是一个团队的创作成果。

  主角争议? 答:看到后面大家自然会看到黛玉变得越来越瘦

  成都商报:新版《红楼梦》里的主角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个个都充满生命力,要加以表现是一项很难的工程,选择一群年纪相对大一些的演员去演不失为一种保险的方法,但是你为什么要冒那么大的风险选那么小、甚至没有表演经验的小演员去演呢?在拍中,调教他们的表演是不是最难的一件事?

  李少红:这种风险对于《红楼梦》避免不了,也是能得到高回报的亮点。大家看完就知道年龄对《红楼梦》中描写的纯情爱情有多么重要了,人物成长和社会的比对是多么的强烈了。而且,这些孩子的表现是多么真实,多么投入。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和血液注入给了文学中的人物。

  成都商报:蒋梦婕的争议比较大,一些声音认为她偏胖、不够美,不够大家闺秀的欧,你选中她出演林黛玉是看中她哪一点?

  李少红:我觉得黛玉是得不到爱情才放弃生命的,她的病是因为得不到爱情而得的,也比较合乎常理。所以我们描写开始进府时,黛玉的身体还是基本降的,她所说的生下来就吃药的病,和宝钗、宝玉一样,属于公子小姐病,不是病理性的病。发育初期的女孩都比男孩偏成熟,这也是常理。后来黛玉因为担心得不到宝玉的爱情,才忧郁成疾。四川(所播放的新版《红楼梦》)还没播到一半,看到后面大家自然会看到黛玉变得越来越瘦。

  缺乏想像力? 答:谁要是觉得忠实原著不好,那我期待他站出来

  成都商报:从事件的推进以及人物的对白上看,新版《红楼梦》非常忠实原著,不过也有声音说新版《红楼梦》有点缺乏想像力,有图解小说之嫌?其实,把《红楼梦》的故事弄得更“电视化”一点,人物语言转换成我们现在的口语并不是一件难事,为什么不那么做,而选择“原貌”重现呢?

  李少红:原著好才要忠实。我承认我没有曹雪芹高明,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去”解其中味”。谁要是觉得忠实原著不好,那我期待他站出来,拍一个不忠实的,不图解的给我们看看,也让大家学习学习。

  成都商报:新版《红楼梦》之后在卫视播出时会不会针对观众的意见做出调整?

  李少红:好的意见我们会调整。这次新版《红楼梦》的播出形式造成地方台先于卫视播出,加上网络的盗版,播出平台不统一和多样化,使得版本众多,播出效果有好有坏,让我们无辜地承受了很多不客观的评价。我们一面为收视率欣慰,一面希望通过媒体能够向广大观众呼吁:一定要观看正规渠道的播出。

原创文章,作者:蜗梵百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xwofan.com/shenghuo/1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