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和她的4个男人。

01

陶丽婷有多爱董建呢?

爱到可以为他做所有的事。包括教他考试。

那时她研二,在华图做兼职。董健已经是第三年参加考试,说心里不急,那是假话。

趁着假期,陶丽婷用自己学来的窍门,手把手教董健怎么考。

董健与人合租房子,隔壁也是对考事业单位的小夫妻。他们常在一起交流考试心得。

男生看陶丽婷样样门清,忍不住和董健说,你女朋友好厉害啊,学文的还会做图,又是研究生。

董健尴尬地笑了笑说,女人懂这些有什么用。看你老婆,饭做得好,又会收拾家,多贤惠。

陶丽婷在一旁听得心里不是味。晚上,她问董健,你觉得会收拾家会做饭才是好女生,能在学习事业上帮助你不是吗?

董健不耐烦地说,洗衣做饭那是女人的本分,别的只是加分项,懂吗?

陶丽婷看着董健,半天说不出话来。

02

陶丽婷认识董建时,还在沈阳读大学。

体育选修课上,陶丽婷选了舞蹈。她在学校贴吧找舞伴时,认识了董健。

董健和陶丽婷同级不同院。董健复读多年才考上大学,所以比陶丽婷大四岁。

他追她,她觉得和他在一起挺开心,就答应了。爱情像一道光华似锦的彩虹,五彩斑斓。

两人一起爬山,一起旅行,一起去北京。然后又去了天津。倒不是为了吃大麻花和狗不理,而是为了坐新开通的城际列车。

陶丽婷的室友知道了说她,专门为了坐火车而坐火车,你俩有病啊?

可在别人眼里的“有病”,在她和董健看来却无比正常。体验一下新火车是件多有趣的事啊。

那是陶丽婷第一次恋爱,却生出一辈子的感觉。

因为他们实在太合拍了,爱玩,热爱旅行,仿佛她与他就是天作之合。

03

而且董健很有上进心。

大一那年就给自己做好了规划,毕业一定要考哪家单位。而陶丽婷生性自由散漫。

董健总说她懒,说她不努力。然而对于学习来说,有些人靠的是勤奋,有些人靠的却是天分。

董健大学毕业考了几年都没考上,而陶丽婷考研只看了三四个月的书,就成功了。董健在机械学院,而陶丽婷在外语学院。

陶丽婷为了能帮到董健,还自学绘图。董健的毕业设计手工图、CAD都出自陶丽婷之手。

陶丽婷到华图上班,和各位老师们搞好关系,三天两头打听怎么报怎么考更容易。

她的领导说她,看不出来,小姑娘还挺有心劲的。

陶丽婷笑,说,我是为了我男朋友啊。

04

那时陶丽婷心里想的都是董健,觉得帮他做好一切,就是爱。

可她发现董建越来越陌生。都什么年代了,还说洗衣做饭是女人的本分。

一次,董健不在家。合租的小夫妻刚好来问董健的报考信息。于是陶丽婷上网登上董健的账号查了一下。

本来是件很简单的事,可董健回来知道后,大发脾气。

他说,你怎么不等我回来就随便上我账号呢?你泄露我年龄了。人家知道我这么大了还没考上,多没面子。

陶丽婷说,我哪知道你没和人家说过你多大。再说了,大几岁怕什么啊?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丑事。

董健更气了,扬手就是个嘴巴。他说,你个女人家,那么多话。我说什么你给听着。

陶丽婷又惊又气。

那天外面已经黑了,还下着大雨,陶丽婷却头也回地冲出房门,连雨伞都没拿。

而董健连追都没追,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打。

陶丽婷真的有些心寒,五年的感情,竟然为这么点小事,动手打了她。

两天后,董健才打来电话,开口第一句不是道歉,而是“你知道错了吗”。

陶丽婷反问他,我知道了,你呢?

董健说,你要是不刺激我,我能发飙吗?

05

可能是第一次恋爱吧。陶丽婷爱着爱着,就失去了自我。

而一段感情,谁先失去了自我,谁就失去了保护爱情的能力。

那一年,董健在陶丽婷的帮助下终于考上了。他兴冲冲地收拾东西,赶去应职。

陶丽婷替他高兴。可没过多久,董健就在电话里和陶丽婷提了分手。他说,我不能让你跟着我受苦。

陶丽婷说,我不怕啊,咱俩快6年了,什么苦不能吃。再说了,我算师范类的,研究生毕业,到哪都能当老师啊。

董健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用了。我们分吧。

陶丽婷哭着说,为什么啊?你给我个理由啊。

董健却挂了电话。

近六年的感情,就这么简单利落的断了。

陶丽婷整夜整夜地睡不着。毕业论文山一样压过来,可她写不出一个字,看不进一点材料。

她就那样傻坐在床上,想着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董健为什么要像躲鬼一样躲着她?

那时的陶丽婷,尚且没有明白,正是因为她太过优秀,董健才想离开她。

董健是个为了面子,连年龄都不敢说实话的男人。他怎么可能接受一个比自己学历更高,能力更出众的女生做老婆。

其实他不停地打击陶丽婷,不过是给自己找一点心理上的平衡。因为他拼尽全力碰触到的上限,不过是陶丽婷轻而易举完成的下线。

平庸与天才之间,终究有壁。

06

陶丽婷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熬过那段痛苦的时光。

她只知道董健在她心里留了个疤,不会溃烂,却也永不愈合。

后来,她遇到了冯瑞。

冯瑞比陶丽婷小三岁。虽然已经上班了,性格却单纯又温柔。陶丽婷开他玩笑说,你就是传说中的傻白甜吧。

冯瑞也只是笑,说,傻还行,可我不白,也不甜啊。

后来,冯瑞带陶丽婷去家里玩。她才发现,冯瑞不只是“傻白甜”,还是傻白甜土豪。

他的家里有别墅。爸爸做生意,妈妈是老师。

陶丽婷终于知道,冯瑞为什么工作了性情还依然天真单纯。因为他一直被保护着长大,从未经历过人生的挫折。

说起来,陶丽婷可能是他人生里的第一道坎。

人就是这样。因为上一段感情不被珍惜,到了下一段感情,就不敢付出,等着被爱。

陶丽婷怕是一辈子也没那么作过。

答应5点见面,冯瑞晚上一分钟,陶丽婷就走了。管他是不是真有事。约好南门接她下班,那就决不能去北门,管他南门停车场还有没有空车位。

有天晚上,已经快要12点,陶丽婷看见网上说抚顺的“生命之环”,突发其想,决定去看看。

冯瑞当即说开车带她去。可一出门,发现自家车库的门,被邻居家的车给挡住了。

冯瑞说,要不还是算了。大晚上的,别喊人家挪车了。

陶丽婷说,那你回去吧,我打车去。

冯瑞知道她又开始作了,只好给家里的保姆打电话,叫他开一辆车送过来。

于是陶丽婷终于在半夜三更,称心如意地看到了传说中的生命之环。

07

冯瑞包容着陶丽婷一切的作,后来终究是累了。

有次他说,我们分手吧。

陶丽婷礼貌地回,好的,我也这么想。

分手之快,宛如恋爱之初。她心里很难过后悔啊,但自尊心又不允许自己低头。

其实许多年后,陶丽婷回想起冯瑞,心里都依然带着歉意和感激。

因为是他无限的宠溺,让陶丽婷相信,自己依然是个有人喜爱的姑娘。

青春尚在,热情尚在。

他就像一块松软可爱的棉花糖,悄然抚慰董健留在陶丽婷心里那些不为人知的自卑与创伤。

08

结束了疯疯闹闹的恋情,陶丽婷离开了沈阳。

一座城装载了太多刻骨铭心的记忆,让人不敢久留。

陶丽婷想换一个地方,换一种心情。

她去了海边的一座小城,考进一所大学当老师。不得不说,她在语言上,有特别的天赋。第二年,成功读了博。

她也是在那里,遇见唐家明的。

唐家明是名海军,也比陶丽婷小三岁。不过,陶丽婷喜欢叫他海军哥哥。唐家明个子不高,但风趣幽默。两个人有着相同的歌单和笑点。

不论唐家明扔出什么梗,陶丽婷都能接住。

他们认识了一个月,却有种认识了十年的错觉。

陶丽婷尝过爱情的滋味。她确认,自己对唐家明一定是爱了。她喜欢唐家明的微笑,喜欢他穿着白色的军装,站在甲板上对她挥手的样子。

唐家明跟着船,巡航在北方的各座城市之间,于是陶丽婷每个周末,都会追着唐家明的航线到大大小小的海港去旅行。

她的工资都贡献给了铁路、航空和酒店。但她不介意。她觉得,这是一种诗意与浪漫。

在唐家明的战友中,只有一个随军跑的“女朋友”就是她。

战友起哄说,家明,还等什么呢?快娶了吧。

唐家明听了,只是笑。

陶丽婷瞥了他一眼,似乎全都懂。

那时候,唐家明家里要给他在秦皇岛买房。唐家明拉着陶丽婷一起去挑。那是一套很漂亮的复式房,向南的阳台可以看见海。

陶丽婷说,我喜欢这个户型,楼上这里可以放张台球案子,那里可以做成KTV,麻将,电影一体的娱乐室,这里是书房……

唐家明站在边上,一边点头,一边笑。他说,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可是他们却分了手。唐家明说,我不想结婚。

陶丽婷并不急着结婚啊,但唐家明还是坚决地说,分开吧。

可是没过半年,陶丽婷听说唐家明结婚了,新娘是和陶丽婷性格长相完全相反的姑娘。

所以他不是不想结婚,他只是不想和她结婚,不想娶个和自己太像的人回家。

陶丽婷苦笑了下,原谅了他。仔细想想,可能那样真的有点无趣吧。

09

这一年,陶丽婷已经29岁,同龄的朋友都生了二胎。

家人朋友都开始替她急。女博士诶,谁敢娶回家啊。

实际上,陶丽婷却活得越来越从容。她还是爱旅行。国内玩够了,就飞去国外。

有时候在飞机上,她会想起董健。两个人逃着课,坐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窗外飞掠而过的风,挥霍着大把的青春。

她也会想起乖乖的冯瑞,开着车,带她去看生命之环。在那么漫长漆黑的夜路上,纵容着她的恣意与任性。

当然,她也会起唐家明。她一个人,坐在奔赴爱情的火车上,快乐,且义无反顾……

这些年,陶丽婷的青春也许犯过错,但未被浪费过。

因为她被宠爱过,珍惜过,也认认真真,一往情深地爱过。

只是现在,她觉得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个人过后半生了。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没有琐碎的烦心事,没有老公孩子占据精力。

她有车、有房、有工作。她可以旅游、逛街、吃美食。她可以一直这样到退休,攒一笔钱,住一个超豪华的养老院……

不过,命运还是疼爱她,在她决定不婚的路上,遇到了许敬哲。

10

许敬哲是名医生,严肃认真,少了一点活泼。

他是个不修边幅的人,第一次见面,带陶丽婷吃了顿黄焖鸡米饭。因为他觉得那家老板的手艺特别好。

每次上班打电话,他总是在洗手间的隔间里。陶丽婷问他,怎么着,和我谈恋爱,见不得人啊?

许敬哲说,不是。是太忙了。只有上厕所的时间才能给你打电话。这说明你和上厕所一样重要。

陶丽婷噗的一声笑出来。她姑且当是情话吧。

那一刻,陶丽婷忽然想起小时候读过的一篇童话。一个小公主把老国王比作盐,那么普通,却也那么重要。

其实回望她丰富多彩的人生,仿佛就少了这么一道平实又真实的阳光。

许敬哲大部分时间都给了工作,余下的,都交给了陶丽婷。

有时他们会坐在一起看会书,有时会出去看个电影。他们常吃的,还是那家黄焖鸡米饭,简单,好味,管饱。

朋友问陶丽婷,许敬哲哪好啊?

陶丽婷回想了一遍她与许敬哲的种种,想找一点感天动地,为爱痴狂的事迹。

可是没有,真的没有。

在许敬哲身上,从没有炫目多彩,怦然心动的引力,但他却有一种扎实稳健的气息,想让人与他一起安好生活,携手一生。

11

是2018年的5月,哈尔滨地震。

陶丽婷正带学生在那边参加比赛。虽然震的不大,但心里也是怕的。而那次比赛的成绩也不太好,更让她心烦。

回来的那天,她在火车上给许敬哲打电话。可许敬哲似乎也在忙,简单聊了几句,说没时间接站,就挂了。

陶丽婷憋了一肚子的气。

下了车,大四的几个学生拉着陶丽婷去吃饭,要感谢她辛苦带队。可让陶丽婷没想到的是,他们刚在饭店坐下,许敬哲就来了。

这一次,他穿得还算体面,手里捧着一把鲜花。

陶丽婷以为他是来告罪的,黑着脸,等着他说话。

结果许敬哲却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戒盒,啪地打开说,嫁给我吧,行吗?

陶丽婷一瞬愣住了。这一年,她三十岁。在爱情里浮浮沉沉了这么久,在青春的末尾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港湾。

后来她嫁给了他。有人说女博士不会幸福,但说起现在的生活,陶丽婷会笑着扬起脸说,像诗一样吧。

愿最后的最后,我们都能嫁给对的人。

作者 蜗梵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