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条超实用的恋爱经验!句句精辟,让你的爱情更加稳定

  1、任何自我感动式的付出,效率都低得残忍

  谈恋爱是需要智商的。

  一段自我感动的付出,即便掏心掏肺把自己累垮,只要不是对方真正需要的,充其量也就给你发张好人卡,搬个劳苦功高奖——但若指望通过自我牺牲去感动对方,让对方离不开你,偶尔回想一下你的作为还会感激涕零… …别想了,洗洗睡吧。

  2、判断一个人多在乎你,不是看他好的时候对你多好,而是坏的时候对你多坏

  在平静安逸下的状态可以装出来,当一个人心情不错,他完全能把控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你喜欢什么样,他就能演出什么样,奶狗总裁切换自如,情话说得恰如其分。

  反之,当一个人情绪上头,不被道德和目的所把控,他才会现出原形,对你流露出的才是他对你真实的本能情感。

  3、再亲密的关系也要把握应有的尺度,否则物极必反

  在亲密关系中,你扔掉边界感的目的是让两人更加亲密;但往往,得来的结果却是把对方越推越远。

  关系的亲密体现在心与心的距离上,体现在对彼此的尊重和维护上,在个人价值的不可替代上;而不是隐私与意愿的道德绑架,更不是强制性的一厢情愿。

  人需要隐私和意志自由,不要违背人性谈恋爱,否则再爱你的人都会消耗掉好感然后离开。

  4、多数关系的变动都是悄无声息的

  多数关系的升温或变质,都是悄无声息的。

  也许昨天还觉得非你不可,但更了解你一点之后,发现你也不是那样不可替代;但他不会立即显露出自己的感情变化,而会故作无事发生,但却在心里对你的评价发生变化。

  所以,永远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海誓山盟也不是关系的最大保障;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双方在一起时的真实相处、日常生活的点滴交流中。

  一笔一笔,都记在感受和印象中,跑不掉的。

  5、人与人的长期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不是祈求和委曲求全

  爱情中的任何环节,都不是强求来的,一定是水到渠成。

  你觉得结婚才是保障,所以天天跟对方催婚;你觉得温柔才是喜欢,所以不允许对方有一点脾气;你觉得与所有异性保持距离才是自爱,所以直接删除对方的异性好友。

  但其实,这些都是你的强迫行为,是你与他行为本身之间产生的冲突,而不是对方自愿为之,主动去做的。

  你强迫的结果表现得再完美再满意,本质还是治标不治本的存在。所以,想得到任何一个结果,就从自己身上入手,去做本该产生结果的过程。

  6、跟谁恋爱久了都会腻的,要建立好接受平淡的心态和对策

  天天只吃一种菜,穿一件衣服,做重复的工作,是个人都会腻,这是逻辑常识。

  有些人会把这种常识当作爱情失败的标准,如果发觉到对方腻了,就自暴自弃,无力前行;但其实,激情退却后的平淡,才是真正考验双方是否合适携手的开始。

  换句话说,你谈一百次恋爱,就会腻一百次——所以,因为爱情的本质本就不是欲望上头的激情,而是激情过后的理解和欣赏。

  与其焦虑,不如好好思考如何把平淡也经营得有声有色,毕竟,这才是你们真实的生活。

  7、人的主观感受是会变的,但客观价值产生的吸引力不会

  主观感受是一种意识形态,是爱情产生时的特殊滤镜,在特定的时间段内,对特定的某个人,产生光环效应和盲目崇拜——一件事别人做了不行,但他做就可以;别人说脏话就觉得没素质,他说脏话就觉得真性情。

  但主观感受是暂时的,不稳定的,终有一日你会卸下那些那些无理任性的滤镜,看到真正的对方。

  而这时,对方的客观价值就显得尤为重要,甚至可以决定双方能否继续走下去。当他的客观价值够高,有实实在在吸引人的特质,你会在这些特质中找到当时的感觉,才有源源不断的动力走下去。

  8、当爱变化时,尊重结果,面对结果,不要自欺欺人

  爱是一种流动的情绪,它会猛烈,也会消逝。

  所以,无论你们现在的关系有多甜蜜,珍惜归珍惜,仍要留出一块地方用来做最坏的准备。比如永远不要放弃自我成长和自我价值提升,也不要放弃感情的悉心经营。这是退路和自我保护。

  一旦发觉双方的感情变质,无法破镜重圆,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尊重结果,体面离开。而不是站在原地歇斯底里,面对一滩无法复原的垃圾自欺欺人,任凭对方伤害自己。

  这不是丢人,而是不自爱。

  9、底线和爱人之间,请选择底线

  记住一句话:真正爱你的人,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不会试图突破你的底线,更不会故意让你为难。

  所以,倒不如说,底线和爱人之间本就是互不打扰,毫不冲突的。如果冲突了,那他就是故意的。

  10、直截了当地表达喜欢和温暖,比猜疑和试探更会拉近两个人的关系

  确定恋爱关系后,面对真正喜欢你的人,就坦诚大方的示爱吧。比起欲擒故纵的阴阳怪气,前者会更让他开心。

  特别是,两个人相处时间越久,才越需要抱团取暖,在平淡的生活中制造甜蜜的糖,让对方从你身上感觉到存在感和认同感。

  并不是只有通过焦虑和受挫的方式,才觉得爱情铭心刻骨。

作者 蜗梵百科